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71.【李邈】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劉晏判官李邈,莊在高陵,莊客欠租課,積五六年。邈因罷歸莊,方將責之,見倉庫盈美,輸尚未畢。邈怪問,悉曰:「某久為盜,近聞一古塚,塚西去莊十里,極高大,入松林二百步,方至墓。墓側有碑,斷倒草中,字磨滅不可讀。初旁掘數十丈,遇一石門,錮以鐵計,累日洋糞沃之,方開。開時,箭出如雨,射殺數人。眾懼欲出,某審無他,必設機耳。乃令投石其中,每投,箭輒出。投十餘石,箭(「箭」字原在「石」字上,據明抄本改。)不復發。因列炬而入,至開重門,有木人數十,張目運劍,又傷數人。眾以棒擊之,兵杖悉落。四壁各畫兵衛之像,南壁有大漆棺,懸以鐵索,其下金玉珠璣堆積。眾懼,未即掠之。棺兩角忽颯颯風起,有沙撲人面。須臾風甚,沙出如注,遂沒至髁。眾驚恐退走,比出,門已塞矣。一人復為沙埋死。乃同酹地謝之,誓不發塚。」《水經》言越王句踐都琅琊,欲移尤(明抄本「尤」作「允」)常塚,塚中生風,飛沙射人,人不得近,遂止。按漢舊儀,將作營陵之內方丈,外設伏弩伏火弓矢與沙。蓋古制有此機也。(出《酉陽雜俎》)
【譯文】
劉晏判官李邈的莊院在高陵。佃戶欠他的地租已有五、六年之久,李邈因罷官回到莊院準備去催討,看見倉庫堆滿好東西。還是不斷地向裡運。李邈覺得奇怪就問莊丁,一莊丁回答說:「我們長時間做盜賊,最近挖掘一座古墓,位置由莊院向西走十里地,墳墓非常高大。進入松林二百來步,就到墓地了。墓的旁邊有塊石碑,折斷倒在草叢中,碑上的字跡已經磨損得不能夠辯認了。剛開始從墓的側面挖掘,挖了數十丈深時遇到一個石門,用鐵水澆固。連日用糞水澆它,才打開,剛打開時,箭像雨點一樣射出,射死好幾個人,眾人害怕想要出來。我仔細察看了一下,感到沒有什麼別的東西,一定是設置的機關罷了,就讓他們向裡面投石塊。每投一次,箭就從裡邊射出來。投了十多次石塊,不再有箭向外射了。於是就帶人舉著火把進入墓中,到打開第二個門的時候,看到有十多個木人,瞪著眼睛。舞動利劍,又傷了幾個人。眾人用棍棒還擊,兵器全被打落。看看四壁,那上面都畫著衛兵的形象。緊靠南面石壁有個很大的塗漆棺材,用鐵索懸吊在半空。棺材下面堆滿金、銀、玉器、寶珠等。大家看到後都很害怕,沒有馬上就去搶掠。這時,棺材的兩個角忽然颯颯作響,刮起風來,同時有沙子撲面而來。片刻之間風更大了,沙子噴出象淌水一樣,不久就埋到膝蓋以上。大家非常驚慌紛紛退了出來。一到門外,門就被沙子堵塞住了,有一個人還被沙子埋死,於是大家一起灑酒祭奠謝罪,發誓再也不盜墓了。」《水經》記載:越王勾踐都琅琊,想遷移尤常墓。結果墓中起風,飛沙射人,人不能靠近,就中止了。根據漢朝的制度,在作為主墓的墓一丈見方之外,設暗弩、暗火弓及沙。古代的墓葬制度裡就有這種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