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74.【盧弁】全篇古文翻譯

盧弁者,其伯任湖城令。弁自東都就省,夜宿第二谷。夢中見二黃衣吏來追,行至一所,有城壁。入城之後,欲過判官。屬有使至,判官出迎。吏領住一舍下,其屋上有蓋,下無梁。柱下有大磨十枚,磨邊有婦女數百,磨恆自轉。牛頭卒十餘,以大箕抄婦人,置磨孔中,隨磨而出,骨肉粉碎。痛苦之聲,所不忍聞。弁於眾中,見其伯母,即湖城之妻也,相見悲喜,各問其來由。弁曰:「此等受罪雲何?」曰:「坐妒忌,以至於此。」弁曰:「為之奈何?」伯母曰:「汝素持《金剛經》,試為我誦,或當減罪。」弁因持經,磨遂不轉,受罪者小息。牛頭卒持叉來弁所,怒曰:「何物郎君,來此誦經,度人作事。」弁對曰:「伯母在此。」卒云:「若惜伯母,可與俱去。」弁遂將伯母奔走出城,各歸就活。初,弁唯一小奴同行,死已半日,其奴方欲還報,會弁已蘇。後數日,至湖城,入門,遇伯設齋。家人見弁,驚喜還報。伯母迎執其手曰:「不遇汝,當入磨中。今得重生,汝之力也。」(出《廣異記》)
【譯文】
盧弁的伯父任湖城縣令,盧弁從東都前去省親。晚上住在第二谷。夢中看見二個穿黃衣的差吏來追捕他,把他帶到一個地方,有城牆。入城之後,想見判官。正好有使臣到,判官出迎。差役領盧在一座房子裡住下。房子上有蓋,但沒有梁,柱子下有十個大磨。磨邊有婦女數百人,磨一直自己轉動,有十多個牛頭卒。用簸箕撮婦人倒入磨眼中,頓時隨磨的轉動而流出來粉碎的骨肉。痛苦之聲,慘不忍聞。弁在眾人群中看見他的伯母,就是湖城縣令的妻子,兩人相見悲喜交加,互問來這裡的原因。弁說:「在這裡受罪是因為什麼?」伯母說:「是因為妒嫉,才到這地步。」弁說:「這怎麼辦呢?伯母說:』你素來堅持念《金剛經》,試著為我念《金剛經》,或許可以給我減罪。」弁就開始唸經,磨便不轉了,受罪的婦女暫時可以稍停受苦。牛頭卒拿著叉來到盧弁跟前,憤怒地說:「你是什麼人,來這唸經?替別人作事解除痛苦。」盧弁說:「我伯母在這裡。」牛頭卒說:「如果痛惜你的伯母,就帶她一起走。」盧弁就帶著伯母奔跑出城,各自回家,得以復活。當初盧弁與小奴同走,盧弁已死了半天,小奴正準備回去報告,恰好盧弁已甦醒。幾天後,到了湖城,正趕上伯父設齋。家人看見盧弁,驚喜的回報,伯母迎出來拉著盧弁的手說:「不遇見你,我就得進入磨孔中。今日得以重生,都是你出的力呀。」

卷第三百八十三  再生九
索盧貞 琅邪人 胡勒 顏畿 餘杭廣 曲阿人 賀瑀 食牛人 丘友 庾申 李除
張導 石長和 古元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