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30.【柳澥】文言文翻譯解釋

柳澥少貧,游嶺表。廣州節度使孔戣,遇之甚厚,贈百餘金,諭令西上。遂與秀才嚴燭、曾黯數人,同舟北歸。至陽朔縣南六十里,方博於舟中,忽推去博局,起離席,以手接一物。初視之,若有人投刺者。即急命衫帶,泊舟而下。立於沙岸,拱揖而言曰:"澥幸得與諸君同事。符命雖至,當須到桂州。然議行李,君宜前路相候。"曾嚴見澥之所為,不覺懍然,亦皆肸蠁如有所睹。澥即卻入舟中,偃臥吁嗟,良久謂二友曰:"僕已受泰山主薄,向者車乘吏從畢至,已與約至桂州矣。"自是無復笑言,亦無疾。但每至夜泊之處,則必箕踞而坐。指揮處分,皆非生者所為。陽朔去州尚三日程,其五十灘,常須舟人盡力乃過,至是一宿而至。澥常見二紫衣,具軍容,執錘,驅百餘卒,在水中推挽其舟。澥至桂州,修家書才畢而卒。時唐元和十四年八月也。(出《河東記》)
【譯文】
柳澥少年時家裡很窮。他到廣州時,廣州節度使孔戣侍他很好,給了他不少錢讓他到西上求前程。於是柳澥和秀才嚴燭、曾黯三人一同乘船上路。船走到陽朔縣南邊六十里,三個人正在船裡賭博著玩,柳澥突然推開賭具,從空中接了一件東西,看著像一張名帖,就急忙讓船夫停船,穿戴整齊上了岸,向空中作拜說,"我柳澥今後有幸和各位一同共事了。現在我的任命雖然已經到了,但我還有很多行李私事要處理完,請你們在前面等我。"同船的曾暗和嚴戣見此情形都又驚又怕,也模糊糊地看到了空中有什麼。柳澥又回到船裡,接著歎了半天氣才對兩位朋友說,"我已被任命為陰間的泰山主簿,剛才接我的車馬僕從已經到了,我和他們相約,等我到桂林後再去上任。"說完,就再也不說不笑,也沒有生病。只是每到夜晚船停泊後,他就躬身坐著,辦理公事,說的那些話和事都不像是活著的人。陽朔離桂林船要走三天,經過五十個險灘,船夫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過去,然而這船卻走了一天就到了陽朔。原來柳澥看見有兩個穿紫衣的軍官,手執錘,指揮著一百多個兵在水裡推船。柳澥到了桂林,剛寫完一封家書就死了。這件事出在唐代元和十四年八月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