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5蠻夷及傳記卷_0071.【拘彌國】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順宗即位年,拘彌之國貢卻火雀,一雌一雄,履水珠,常堅冰,變晝草。其卻火雀,純黑,大小類燕,其聲清亮,不並尋常禽鳥,置於烈火中,而火自散。上嘉其異,遂盛於火精籠,懸於寢殿,夜則宮人並蠟炬燒之,終不能損其毛羽。履水珠,色黑類鐵,大如雞卵。其上鱗皴,其中有竅。雲將入江海,可長行洪波之上下。上始不謂之實,遂命善游者,以五色絲貫之,系之於左臂。毒龍畏之,遣入龍池,其人則步驟於波上,若在平地,亦潛於水中,良久復出,而遍體略無沾濕。上奇之,因以御饌賜使人。至長慶中,嬪御試弄於海池上,遂化為異龍,入於池內。俄而雲煙暴起,不復追討矣。常堅冰,雲其國有大凝山,其中有冰,千年不釋。及繼至京師,潔冷如故,雖盛暑赫日,終不消。嚼之,即與中國冰凍無異。變晝草,類芭蕉,可長數尺,而一莖千葉,樹之則百步內昏黑如夜。始藏於百寶匣,其上緘以胡畫。及上見而怒曰:「背明向暗,此草何足貴也。」命並匣焚之於使前。使初不為樂,及退,謂鴻臚曰:「本國以變晝為異,今皇帝以向暗為非,可謂明德矣。」(出《杜陽編》)
【譯文】
唐順宗即位那年,拘彌國進貢了一種卻火雞,一雌一雄,還有履水珠、常堅冰、變晝草。卻火雞是純黑色,大小像燕子,叫聲清脆響亮,不和平常的禽鳥在一起。把它放在烈火當中,火就自己散開。皇上誇獎它的奇異。於是把它裝在火精籠中,掛在寢殿裡。夜晚宮人用幾支蠟燭並排燒它,但始終不能損傷它的羽毛。履水珠是黑色的,像鐵,珠子有雞蛋那麼大,表面有魚鱗似的皺痕,珠內有孔。說帶著它到江海上,能長距離地在巨浪的上面或下面行走。皇上起先不認為是真的,便命善於游泳的人,用五色的絲線穿入珠孔中,然後把它繫在左臂上。毒龍見了害怕,就進入了龍池。於是那人就或快或慢地在水波上行走,好像在平地上一樣。有時也潛入水中,好久才出來,然而全身一點沾濕的地方也沒有。皇上對此感到奇怪,於是把皇帝吃的飯菜賞賜給那位使者。到了長慶年間,有個宮女拿著珠子在海池上玩,那珠便化成一條奇異的龍,進入池中。不一會雲煙猛烈升騰,珠子也就無處尋找了。關於常堅冰,使者說他們國裡有座大凝山,那裡面有冰,千年不化。等他們把冰帶到京師的時候,那塊冰仍然像原來那樣潔白冰冷,即使是在陽光燦爛的盛夏,也始終不融化。把它放在嘴裡嚼嚼,覺得跟中國的冰沒有什麼兩樣。變晝草,有點像芭蕉,可以長到幾尺高,只有一根莖,葉子卻有上千,把它立起來則周圍百步以內黑得像夜晚。變晝草原來是藏在百寶匣裡的,匣上是用胡人的畫封著的。等到皇帝見到後生氣地說:「背離光明趨向黑暗,這棵草有什麼值得看重的!」便命令在使者面前連草帶匣一起燒掉。起先使者有不高興的表現,等到從朝廷退下以後,對接待外使的鴻臚卿說:「我國把改變白晝看作奇異的事情,現在你們的皇上把趨向黑暗看作錯誤,這足以說是具備了完美的德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