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17.【永清縣廟】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房州永清縣,去郡東百二十里,山邑殘毀,城郭蕭條。穆宗時,有縣令至任逾年,其弟寧省,乍睹見牢落,不勝其憂。暇日,周覽四隅,無非榛棘,見荒廟巋然,土偶羅列,無門榜牌記,莫知誰氏。訪之邑吏,但雲永清大王而已。令弟徙倚久之,昏然成寐,與神相接。神曰:"我名跡不顯久矣。郁然欲自述其由,恐為妖怪。今吾子致問,得伸積年之憤。我毗陵人也,大父子隱,吳書有傳。誅南山之虎,斬長橋之蛟,與民除害,陰功昭著。余素有壯志,以功佐時。餘名廓,為上帝所命,於金商均房四郡之間,捕鷙獸。餘數年之內,剿戮猛虎,不可勝數,生聚頓安。虎之首帥在西城郡,其形偉博,便捷異常,身如白錦,額有圓光如鏡,害人最多,余亦誅之。居人懷恩,為余立廟。自襄漢之北,藍關之南,凡三十餘處,皆余憩息之所也。歲祀綿遠,俗傳多誤,以余為白虎神。幸君子訪問,願為顯示,以正其非。"他日,令弟言於襄陽從事,乃出版值於廟中。塵侵雨漬,文字將滅,大中壬申歲,襄州觀察判官王澄,刻石於廟。(出《集異記》。明抄本作出《錄異記》)
【譯文】
永清縣在房州郡以東一百二十多里,是個篇僻貧窮的小山城,城牆殘破,城裡很蕭條。有個縣令到永清縣上任一年後,他的弟弟來看他。弟弟在城裡轉了轉,看到一片破敗景象,心裡很不好受。閒暇時到城邊四方轉了轉,看見一個破廟,裡面排列著些神像,但廟門上沒有匾額標識,不知是個什麼廟。向地方上的小吏打聽,說是永清大王廟。縣令的弟弟倚在廟門上好久,竟昏昏睡去。在夢中,廟神來見他,說,"我已經默默無聞很久了,很想傾訴一下我的處境,又怕人們把我當成妖怪。今天你來關心我,我就對你說說我多年的憂憤吧。我原來是毗陵人,祖上子隱是名人,吳書上有他的傳記。他曾殺過南山猛虎,斬過長橋的蛟龍,為民除害,陰功很昭著。我向來有大志,想立那濟世的大業。我叫廓,受天帝的指派在金、商、房、均四州地面,捕殺惡禽猛獸。幾年的時間,我殺掉的猛虎不計其數,人民才得安居樂業。虎群的王在西城郡。虎王身上像白色錦緞,額頭有像鏡子般的圓光。虎王害人最多,我也把它殺掉了。當地百姓感我的恩,為我建了廟。從襄漢以北到藍關以南,給我立了三十多個祠廟,年年供奉祭祀,我的香火連綿不斷。民間後來傳說錯了,誤把我當做白虎神。今天幸虧你來關心我,那就求你給我廟門掛塊匾,以糾正傳說之誤。"後來,縣令的弟弟告訴了襄陽從事,就寫了塊牌板放在廟裡。後來天長日久雨打風吹,版上的文字快看不見了。大中壬申年間,襄州觀察判官王澄才叫人在廟裡放了塊石刻的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