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16.【空如禪師】原文及譯文

空如禪師者,不知何許人也。少慕修道,父母抑婚,以刀割其勢,乃止。後成丁,徵庸課,遂以麻蠟裹臂,以火爇之,成廢疾。入陸渾山,坐蘭若。虎不暴。山中偶見野豬與虎鬥,以藜杖揮之曰:「檀越不須相爭。」即分散。人皆敬之,無敢騃者。(出《朝野僉載》)
空如禪師不知屬於哪種類型的人。年輕時羨慕出家修道,父母逼他成婚時,他要用刀子割掉小便,父母只好作罷。後來成為人丁,政府征他服勞役,他便用麻繩塗上蠟纏在胳臂上,用火燒成殘廢,於是進了陸渾山,坐在寺廟裡。老虎在他面前也會變得很馴良,毫不凶暴。山中偶然遇見野豬與老虎搏鬥時,他用手杖驅趕道:「施主不必相爭。」雙方便乖乖地散開。人們都很敬重他,沒人敢對他有所輕慢。僧 些 唐貞元初,荊州有狂僧,些其名者,善歌河滿子。常遇伍伯乘醉,於途中辱之,令歌。僧即發聲,其詞皆陳伍伯從前隱慝也。伍伯驚而自悔。(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德宗貞元初年,荊州有個狂僧,他的名字叫些,善於唱《河滿子》歌。僧些有一次在路上遇見過喝醉的陳伍伯,伍伯借酒壯膽,侮辱僧些,強要他唱歌。僧些只好開口唱了起來,歌詞全是陳述伍伯從前的隱私與不為人知的邪惡念頭。伍伯聽了又驚又怕,後悔不該侮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