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28.【衡岳道人】原文及翻譯

衡岳西原,近朱陵洞,其山險絕,多大木猛獸。人到者率迷路,或遇巨蛇不得進。長慶中,有頭陀悟空,常裹糧持錫,夜入山林,越屍侵虎,初無所懼。至朱陵原,遊覽累日,捫蘿垂踵,無幽不跡。因是趼拆,憩於巖下,長吁曰:「飢渴如此,不遇主人。」忽見前巖有道士坐繩床,僧詣之,不動。遂責其無賓主意,復告以饑困。道士欻起。指石地曰:「此有米及钁。」斸石深數寸,令僧探之,得陳米斗余,即置於釜。承瀑水,敲火煮飯,觀僧食一口未盡。辭以未熟,道士笑曰:「君餐止此,可謂薄食,我當畢之。」遂吃硬飯。又曰:「我為客設戲。」乃處木裊枝,投蓋危石,猿懸鳥跂,真捷閃目,有頃,又旋繞繩床,蓬轉甚急,但睹衣色成規,倏忽失所。僧尋路歸寺,數月不復飢渴。(出《酉陽雜俎》)
【譯文】
衡山西面原野附近有個朱陵洞,這裡山勢險峻奇絕,有許多大樹和猛獸,人到了這裡都會迷路,或者遇上巨大的蟒蛇擋住道路而不能前進。長慶年間,有個僧人悟空,經常帶著乾糧拿著錫杖,在夜間進入山林。越過死人的屍體侵擾兇猛的老虎,開始時毫無懼怕。到了朱陵原,遊覽了好幾天,他攀援籐蘿飛越溝壑,幽深僻靜的地方都有他的足跡。因為腳底生繭開裂,便在岩石下面休息。他長歎道:「如此又餓又渴,卻見不到此地的主人!」忽見前面山崖上有個道士坐在繩子編織的床上,僧人悟空到了他跟前,他也不動一動。僧人責備他未盡賓主之禮,又告訴他自己又餓又累。道士忽然起身,指著地上的石頭說:「這裡有米和鍋。」在石頭上挖了幾寸深,叫僧人伸進手去,拿到一斗多陳米,立即將米放在鍋裡,接了瀑布的水,敲石取火煮飯。道士見僧人一口飯沒全嚥下去,就說飯沒熟,不吃了,笑道:「你這頓飯就吃到這裡為止,這叫少吃多得胃;我應當把其餘的飯全吃了。」說完便去吃那硬梆梆的飯。道士又說:「我為客人表演一個遊戲。」說完,便坐到柔軟的樹枝上蕩來蕩去,就像從高處拋下來的石頭,又像懸掛著的猿猴,跳來跳去的山鳥,靈巧輕捷,令人看了眼花繚亂。過了一會兒,又去旋轉那個繩子床,像轉篷一樣急速地轉動著,只看到很有規則地排列成各種衣服的花色,根本看不出就是原來那個繩子床。突然之間,什麼也不見了。僧人尋找道路走出山林回到了寺廟,此後一連幾個月不再感到飢餓和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