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116.【召皎】原文及翻譯

安祿山以討君側為名,歸罪楊氏,表陳其惡,乃牒東京送表。議者以其辭不利楊氏,難於傳送。又恐他日祿山見殛,乃使大理主簿召皎送表至京。玄宗覽之不悅,但傳詔言皎還。皎出中書,見國忠,問:"送胡之表,無乃勞耶?賴其不相非狀,忽有惡言,亦當送之乎?"呵使速去。皎還至戲口驛,意甚忙忙,坐廳上繩床,恍然如夢。忽覺繩床去地數丈,仰視,見一人介冑中立,呵叱左右二十餘人,令撲己。雖被拖拽,廳上復有一人,短帽紫衣來云:"此非蔣清,無宜殺也。"遂見釋放。皎數日還至洛,逆徒尋而亦至。皎與流輩數人守扃待命,悉被收縛。皎長大,有容止,而立居行首,往見賊將田乾貞。乾貞介冑而立,即前床間所夢者也。逆呵呼皎云:"何物小人,敢抗王師。"命左右僕殺。手力始至,嚴莊遽從廳下曰:"此非蔣清,無宜加罪。"乾貞方問其姓,云:"姓召。"因而見釋。次至蔣,遂遇害也。(出《廣異記》)
【譯文】
安祿山以清君側為名,把帳都算在楊家人的身上,列其罪狀,然後派人進京送表。參加商議的人認為這表不利於楊貴妃,傳送困難,但又怕將來安祿山怪罪受誅,便派大理寺的主簿召皎送表至京。玄宗皇帝閱完後很不高興,便傳詔讓召皎回去。召皎出了中書省,見到楊國忠。楊國忠說:"你為安祿山送表,豈不是很辛苦嗎?"並責怪他不看清楚,明知是些惡言,還當送上呵。讓他趕緊回去。召皎返還時走到戲口驛,心裡很亂,坐廳裡吊床上。他恍然如夢,突然覺得那床離地好幾丈,抬頭看見一個戴著盔甲的人站在大廳中央,指揮左右二十多人,命令他們拘捕自己,於是被又推又拽。廳上還有一個穿紫衣戴短帽的人過來說:"這不是蔣清,不宜殺他!"隨即把他釋放了。召皎數天之後回到洛陽。叛賊尋蹤而至。召皎與同夥數人守門待命,全被捉住。召皎高大,儀容舉止又好,便讓他站在排頭去見賊將田乾貞。田乾貞頭戴盔甲站在那裡,召皎見他同自己在床前夢見的那個人一樣。田乾貞斥責召皎道:"你這小人是什麼東西,敢與王師對抗!"隨即命令僕從來殺召皎。他們剛要動手,只聽嚴莊急忙從廳下喊道:"這不是蔣清,不宜殺他!"田乾貞這才問他姓什麼,他回答:"姓召。"所以就被釋放了。接著就審訊蔣清,並把他殺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