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137.【陸洎】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江南陸洎為常州刺史,不克之任,為淮南副使。性和雅重厚,時輩推仰之,副使李承嗣尤與之善。乙丑歲九月,承嗣與諸客訪之。洎從客曰:"某明年此月,當與諸客別矣。"承嗣問其故,答曰:"吾向夢人以一騎召去,止大明寺西,可數里,至一大府,署曰'陽明府'。入門西序,復有東向大門,下馬入一室。久之,吏引立階下。門中有二綠衣吏,捧一案。案上有書,有一紫衣秉笏,取書宣云:'洎三世為人,皆行慈孝,功成業就,宜授此官,可封陽明府侍郎,判九州都監事。來年九月十七日,本府上事。'復以騎送歸,奄然遂寤。靈命已定,不可改矣。"諸客皆嘻然。至明年九月,日使候其起居。及十六日,承嗣復與向候之客詣之,謂曰:"君明日當上事,今何無恙也?"洎曰:"府中已辦,明當行也。"承嗣曰:"吾常以長者重君,今無乃近妖乎?"洎曰:"唯君與我有緣,他日必當卜鄰。"承嗣默然而去。明日遂卒,葬於茱萸灣。承嗣後為楚州刺史卒,葬於洎墓之北雲。(出《稽神錄》)
【譯文】
江南陸洎為常州刺史,由於不勝任被降為淮南副使。陸洎性格溫和儒雅且穩重敦厚,同輩人都很推崇仰慕他,副使李承嗣和他尤其好。乙丑年九月,李承嗣與眾客人一起來拜訪他。陸洎對客人們說:"我明年這個月,就該與各位分別了!"李承嗣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陸洎回答道:"我前些日子夢見自己被一個騎馬的人喚去,來到大明寺西邊,又走了幾里路,來到一座老大的府院,門上寫著'陽明府'三個字。進門向西走,又有一個朝東的大門,我們下馬走進一室。好久,只見前面石階上站著幾個小吏,門裡有兩個綠衣吏抬來一方案子,案子上面擺著詔書。這時,有一位穿紫袍的官捧著笏板,取過詔書念道:'洎三世為人,皆行孝慈,功成業就,宜授此官。可封陽明府侍郎,判九州都監事。來年九月十七日,本府上事,復以騎送歸。'聽到這裡,我氣息微弱,隨即醒來。神靈已將我的壽命定下來了,不能改了。眾客人聽罷,頗感驚奇。到了第二年九月,一些人來準備照顧陸洎的起居飲食。到了十六日,李承嗣與那些等候在外的人一起拜見陸洎,對他說:"按你說的,明天該有事了,現在怎麼還沒有一點病態呢?"陸洎說:"手續已經辦妥了,明天我就該走了。"李承嗣說:"我曾經象對待長輩一樣敬重你,現在你怎麼沾上了妖氣呢?"陸洎說:"如果你與我有緣份,將來一定能選擇我當鄰居。"李承嗣什麼也沒說便離去了。第二天,陸洎死了,埋葬在茱萸灣。李承嗣是在做楚州刺史的時候死的,後埋葬在陸洎墓的北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