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079.【樊系】文言文翻譯解釋

員外郎樊系,未應舉前一年,嘗夢及弟。榜出,王正卿為榜頭。一榜二十六人。明年方舉,登科之後,果是王正卿為首。人數亦同。系又自校書郎調選,吏部侍郎達奚珣,深器之,一注金城縣尉。系不受。達奚公云:"校書得金城縣尉不作,便作何官?"系曰:"不敢嫌畿尉,但此官不是系官。"經月餘,本缽更無缺與換,抑令入甲,系又不伏。其時崔異於東銓注涇陽尉,緣是優缺,不授。異,尚書崔翹之子。遂別求換一缺,適遇系此官不定。當日榜引,達奚謂云:"不作金城那,與公改注了。公自雲合得何官耶?"親云:"夢官合帶陽字。"達奚歎曰:"是命也。"因令唱示,(示原作雲,據明抄本改)乃涇陽縣令。(出《定命錄》)
【譯文】
員外郎樊系,在未考科舉的前一年,曾經做夢考中了。試榜貼出來,王下卿為第一名。這一榜一共二十六個人。第二年考試,考中之後,果是王正卿第一名。人數也一樣。樊系又從校書郎調往別的地方。吏部侍郎達奚珣說:"你不想做金城縣尉,還要做什麼官?"樊系說:"不敢嫌棄縣尉官小。只因為這個官不是我當的。"經過一個多月選擇衡量,沒有空出來可以給他調換的官職。準備讓他入甲,他還是不接授。這時候崔異被選擇為涇陽縣尉,因為這是個不太好的官職,沒有給他。崔異是尚書崔翹的兒子。要求換一個別的空缺官職。正好遇上樊系的官職沒定,當天就定下來寫在簿上。達奚對樊系說:"不做金城縣尉吧,我給你改派到別上了。你自己說說你就人應該得到什麼官職吧?"樊系說:"我的夢中說官職應該帶個陽字。"達奚歎著說道:"這才是命啊!"於是命手下人宣佈,果然是涇陽縣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