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5蠻夷及傳記卷_0032.【乾陀國】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乾陀國,昔有王神男多謀,號伽當。討襲諸國,所向悉降。至五天竺國,得上細紲二條,自留一,一與妃。妃因衣其紲謁王。紲當妃乳上,有鬱金香手印跡,王見驚恐,謂妃曰:「爾忽衣此手跡衣服何也?」妃言向王所賜之紲。王怒,問藏臣,藏臣曰:「紲本有是,非臣之咎。」王追商者問之。商言天竺國娑陀婆恨王,有宿願。每年所賦細紲,並重疊積之,手染郁金,柘於紲上,千萬重手印即透。丈夫衣之,手印當背;婦人衣之,手印當乳。王令左右披之,皆如商者。王因叩劍曰:「吾若不以此劍裁娑陀恨王手足,無以寢食。」乃遣使就南天竺,索娑陀婆恨王手足。使至其國,娑陀婆恨王與群臣紿報曰:「我國雖有王名娑陀婆恨,元無王也,但以金為王,設於殿上。凡統領教習,皆臣下耳。」王遂起象馬兵,南討其國。國隱其王於地窟中,鑄金人,來迎伽王。伽王知其偽,且自恃神力,因斷金人手足。娑陀婆恨王於窟中,手足悉皆自落。(出《酉陽雜俎》)
乾陀國者,屍毗王倉庫,為火所燒。其中粳米焦者,於今尚存。服一粒,永不患瘧。(出《酉陽雜俎》)
【譯文】
乾陀國以前有個國王神勇多謀,號伽當。他討伐襲擊各國,所到之處全都投降。到五天竺國時,得到上等的細紲衣兩條,自己留下一條,另一條給了妃子。妃子於是穿上那條紲衣拜見伽當王。王見妃子穿的紲衣正當乳房的地方有鬱金香色的手印,非常驚恐。問妃子說:「你忽然穿這帶手印的衣服是怎麼回事呢?」妃子說是前些日子國王賜的紲衣。國王大怒,問藏臣。藏臣說:「紲上原有這手印,不是我的過錯。」國王又抓來商人詢問。商人說天竺國的國王叫娑陀婆恨王,他一向有個願望:要把每年百姓上交的細紲,都重疊著放成一堆,然後把手染上鬱金香染料,印到紲上。即使有千萬層紲,手印也能立刻印透。男的穿上它,手印在背上,女的穿上它,手印就在乳房部位。」國王就命令近侍穿上它,果然像商人說的那樣。國王於是敲著寶劍說:「我如果不用這把劍砍下娑陀婆恨王的手腳,就無法睡覺吃飯!」於是派遣使者到南天竺,索要娑陀婆恨王的手腳。使者到了那個國家,娑陀婆恨王與群臣用謊話回復說:「我國雖然有個國王叫娑陀婆恨。但那只是個虛名,其實我們根本就沒有王,只不過用金子做成王的像,擺在殿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大臣說了算。伽當王於是帶領象、馬、兵,討伐天竺國。天竺國把國王隱藏在地窖中,而鑄了一個金人,來迎接伽當王。伽當王知道他們弄虛作假,並且仗著自己的神力,於是砍斷了那金人的手腳。娑陀婆恨王當時正在地窖中,手腳居然全都自己掉了下來。
乾陀國屍毗王的倉庫被火所燒,那裡面燒焦的粳米,到現在還有。如果吃上一粒,永遠不患瘧疾。

卷第四百八十二 蠻夷三
苗民 奇肱 西北荒小人 于闐 烏萇 漢槃陀國 蘇都識匿國 馬留
武寧蠻 懸渡國 飛頭獠 蹄羌 扶樓 交趾 南越 尺郭 頓遜 墮婆登國
哀牢夷 訶陵國 真臘國 留仇國 木客 繳濮國 木飲州 阿薩部
孝憶國 婆彌爛國 撥拔力國 昆吾 繡面獠子 五溪蠻 墮雨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