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42 第四卷 諸城某甲》文言文翻譯解釋

原文

學師孫景夏先生言:其邑中某甲者,值流寇亂,被殺,首墜胸前。寇退,家人得屍,將舁瘞之。聞其氣縷縷然;審視之,咽不斷者盈指。遂扶其頭,荷之以歸。經一晝夜始呻,以匕箸稍稍哺飲食,半年竟愈。又十餘年,與二三人聚談。或作一解頤語,眾為哄堂。甲亦鼓掌。一俯仰間,刀痕暴裂,頭墮血流,共視之,氣已絕矣。父訟笑者。眾斂金賂之,又葬甲,乃解。

異史氏曰:「一笑頭落,此千古第一大笑也。頸連一線而不死,直待十年後,成一笑獄,豈非二三鄰人,負債前生者耶!」

聊齋之諸城某甲白話翻譯:
淄川縣教諭孫景夏先生曾說:他們縣的某甲,遇上流寇作亂,被殺,頭墜在胸前。流寇退去,家裡的人得到了他的屍體,將要抬去埋葬。忽然聽見他有微弱的喘氣聲音。仔細一看,他的咽喉處竟還有一指多寬沒斷下來。於是扶著他的頭,把他扛回家。過了一天一夜他開始呻吟,用勺子和筷子稍微餵他點飲食,半年後竟然痊癒了。

又過了十幾年,某甲和兩三個人聚會交談,其中有個人說了句笑話,引得哄堂大笑。某甲也興奮地鼓掌。不料想他一俯仰之間,原來的刀痕突然破裂,頭掉了下來,鮮血直流。大家看他時,已經氣絕身死了。某甲的父親告了那個說笑話的人。眾人斂錢安撫他,又安葬了某甲,於是才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