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79.【趙尊師】原文及翻譯

趙尊師者,本遂州人,飛符救人疾病,於鄉里間年深矣。又善役使山魈,令挈書囊席帽,故所居前後百里內,絕有妖怪鬼物為人患者。有民阮瓊女,為精怪所惑,每臨夜別梳妝,似有所伺,必迎接忻喜,言笑自若。召人醫療,即先知姓名。瓊乃奔請尊師救解,趙曰:「不勞親去,但將吾符貼於戶牖間,自有所驗。」乃白絹朱書大符與之。瓊貼於戶,至一更,聞有巨物中擊之聲,如冰墜地,遂攢燭照之,乃一巨鼉,宛轉在地,逡巡而死,符即不見,女乃醒然自悟,驚駭涕泣。瓊遂碎鼉之首,棄於壑間,卻詣尊師,備陳其事。趙慰勞之,又與小符,令女吞之。自後無恙。大符即歸於案上。(出《野人閒話》)
【譯文】
趙尊師本是遂州人,能用飛符給人治病,在鄉村住了多年了。又善於驅使山鬼,令其給自己提著書袋席帽,所以在他住處周圍一百里之內,絕對沒有妖怪鬼魅傷害人的事。居民阮瓊的女兒為精怪所迷惑,每到夜晚就特別梳妝打扮一番,好像等待什麼人,必定有人來迎接賀喜,又說又笑,坦然自得。請人到家給她治療,她就先知道人家的姓名。阮瓊便趕來請趙尊師解救,趙說:「用不著我親自去,只要把我的符貼在門窗上,自會靈驗。」他便在白絹上用紅筆寫了一道大符給阮瓊。瓊回去後將符貼在門上,到一更天,聽到有大的物體撞擊之聲,像大冰塊落地一樣,他便舉著蠟燭去照,原來是一隻大鼉在地上翻滾,折騰一會兒就死了,貼在門上的符也立即不見了,女兒也像睡醒一樣明白過來,嚇得直哭。阮瓊把鼉的腦袋砸碎,將它扔進了溝壑,然後去見趙尊師,向他講述了事情的經過。趙對他表示祝賀與慰問,又給他一道小符,讓他叫女兒吞下去,此後就不會有什麼病災了。這時,大符已經飛回來落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