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32.【尚食令】古文翻譯

馮給事入中書祗候宰相,見一老官人衣緋,在中書門立,候通報。時夏譙公為相,留坐論事多時。及出,日勢已晚,其官人猶尚在。乃遣人問是何官。官人近前相見曰:"某新除尚食局令,有事相見相公。"因令省官通之。官人入,給事偶未去。官人見宰相了,出謝云:"若非給事恩遇,某無因得見相公。某是尚食局造包子手,不知給事宅在何處?"曰:"在親仁坊。"曰:"欲說薄藝,但不知給事何日在宅?"曰:"來日當奉候。然欲相訪,要何物。"曰:"要大台盤一隻,木楔子三五十枚,及油鐺灰火,好麻油一二鬥,南棗爛面少許。"給事素精於飲饌,歸宅便令排比。乃垂簾,家口同觀之。至日初出,果秉簡而入。坐飲茶一甌,便起出廳。脫衫靴帶,小帽子,青半肩,(明抄本"肩"作"臂")三幅褲,花襜襪肚,錦臂溝。遂四面看台盤,有不平處,以一楔填之,後其平正。然後取油鐺爛面等調停。襪肚中取出銀盒一枚,銀篦子銀笊籬各一。候油煎熟,於盒中取包子豏。("豏"原作"傔",據明抄本改)以手於爛面中團之,五指間各有面透出。以篦子刮郤,便置包子於鐺中。候熟,以笊籬漉出。以新汲水中良久,郤投油鐺中,三五沸取出。拋台盤上,旋轉不定,以太圓故也。其味脆美,不可名狀。(出《盧氏雜說》)
【譯文】
馮給事到中書省去恭候宰相接見,見到一位著紅衣的老官人站在中書省門前等候通報。當時是夏譙任宰相,留下馮給事談論公務,談了很長時間。等到馮給事從中書省出來,天已經不早了,那位老官人還在門前等著通報呢。於是,馮給事讓人上前詢問他是幹什麼的?老官人走到馮給事身前,說:"我剛剛被任命為尚食局令,有事情想見宰相。"馮給事乃讓中書省的官員給通報一下。老官人進到中書省裡。馮給事偶然耽擱一下,待老官人出來時還沒有離去。老官人上前致謝說:"若不是給事幫通報,我就沒有機會見到宰相啦。我是尚食局做蒸餅的,不知道給事府第在那條街?"馮給事回答說:"在親仁坊。"老官人說:"我想向你顯示一下我的這點手藝,不知給事什麼時候在府上?"馮給事說:"明天我在家等你。但你到我家獻藝,不知道需要為你準備哪些用品?"老官人說:"需要準備大台盤一隻,木契三五十枚。還有油釜、炭火、上好的麻油一二鬥,南棗、普通麵粉少許,就可以了。"馮給事平素對飲食饌餚也很通曉,回到家裡後,便讓家人按老官人說的安排準備。並且事先安排好,在廚房外面掛上一幅簾子,他和家人在簾子裡觀看老官人如何獻藝。第二天早晨,太陽剛出來,老官人果然手持宮中的簡牘來了。稍坐,喝了一杯茶,便起身走出客廳到廚房裡去。只見他脫去外面的長衫、腳下的靴子,戴上一頂小帽,穿上青色半袖衫,三幅褲,繫上花圍裙襪兜,套上皮套袖。之後,圍著事先備好的平台盤仔細看看,見有不平的地方就用木契填上,將它整平。然後,拿過來油釜,將麵粉等放在裡面和好後,從襪兜中取出銀盒一隻,銀篦子銀笊籬各一隻。等油煎熱後,從銀盒中取出做蒸餅用的豆餡兒,將麵團在手裡,從手指縫中擠出來,用銀篦子刮下去,放在釜中熱油裡煎。煎好後用銀笊籬撈出來,放在新打來的水中。過了好一會兒,將它們撈出來再放入釜中熱油裡炸三五個開後,撈出,拋放在台盤上,轉個不停,因為包子太圓的緣故。這種包子,口感酥脆,味道鮮美,你都說不出來它有多麼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