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69.【玄宗】古文翻譯

唐玄宗洞曉音律,由之天縱。凡是管弦,必造其妙。若製作調曲,隨意即成。不立章度,取適短長;應指散聲,皆中點指。至於清濁變轉,律呂呼召,君臣事物,迭相制使,雖古之夔曠,不能過也。尤愛羯鼓,常云:"八音之領袖,諸樂不可為比。"嘗遇二月初,詰旦。巾櫛方畢,時宿雨始晴,景色明麗。小殿內亭,柳杏將吐。睹而歎曰:"對此景物。豈可不與他判斷之乎。"左右相目,將命備酒,獨高力士遣取羯鼓。上旋命之,臨軒縱擊一曲,曲名《春光好》。(上自製也)神思自得。及顧柳杏,皆已發拆。指而笑謂嬪嬙內官曰:"此一事,不喚我作天公可乎?"皆呼萬歲。又制《秋風高》,每至秋空迥澈,纖翳不起,即奏之。必遠風徐來,庭葉徐下,其妙絕入神如此。(出《羯鼓錄》)
玄宗嘗伺察諸王。寧王夏中揮汗鞔鼓。所讀書乃龜茲樂譜也。上知之。喜曰。天子兄弟。當極此樂。(出《酉陽雜俎》)
又 汝陽王璡,寧王長子也。姿容妍美。秀出藩邸。玄宗特鍾愛焉,自傳授之。又以其聰悟敏慧,妙達其旨,每隨游幸,頃刻不捨。璡嘗戴砑絹帽打曲,上自摘紅槿花一朵,置於帽上。其二物皆極滑,久之方安。遂奏《舞山香》一曲,而花不墜。(本色所謂定頭項。難在不搖動也。)上大喜笑,賜金器。因誇曰:"花奴,(璡小名)姿質明瑩,肌發光細,非人間人,必神仙謫墜也。"寧王謙謝,隨而短斥之。上笑曰:"大哥不必過慮,阿瞞自是相師。夫帝王之相,且須英特越逸之氣,不然,有深沈包育之度。花奴但秀邁人,悉無此狀,固無猜也。而又舉止閑雅,當更得公卿間令譽耳。"寧王又謝之。而曰:"若於此,臣乃輸之。"上曰:"若此一條,阿瞞亦輸大哥矣。"寧王又謙謝。上笑曰:"阿瞞贏處多。太哥亦不用撝揖。"眾皆歡賀。玄宗性俊邁,酷不好琴。曾聽彈正弄,未及畢,叱琴者曰:"待詔出去。"謂內官曰:"速召花奴將羯鼓來,為我解穢。"
又 黃幡綽亦知音,上曾使人召之,不時至。上怒,絡繹遣使尋捕之。綽既至,及殿側,聞上理鼓,固止謁者,不令報。俄頃,上又問侍官:"奴來未?"綽又止之。曲罷,復改曲,才三數十聲,綽即走入。上問何處來,曰:"有親故遠適,送至城外。"上頷之。鼓畢,上謂曰:"賴稍遲,我向來怒意,至必禍焉。適方思之,長入供奉五十餘日,暫一日出外,不可不許他東西過往。"綽拜謝畢,內官有相偶語笑者。上詰之,具言綽尋至,聽鼓而候其時入。上問綽,綽語上方怒,其解怒之際,皆無少差誤。上奇之,復厲聲謂之曰:"我心脾骨下事,安有侍官奴聽小鼓能料之耶?今且謂我如何?"綽遂走下階,面北鞠躬,大聲曰:"奉敕監(明抄本監作豎)金雞。"上大笑而止。(並出《羯鼓錄》)
【譯文】
唐玄宗精通樂律,是上天賦於給他的才能。不論是管樂,還是絃樂,他都造詣很精,深得其中的奧妙。如果要寫支曲子,信手拈來,立等可取。不立什麼章法,卻長短正合適;隨手彈撥,都符合節拍。至於清濁音的變化,樂律的定音,主、副旋律、樂件的配備、重疊、反覆樂段的使用,就是古時候的夔曠也超不過他。唐玄宗尤其喜愛羯鼓。他常說:"羯鼓是
八音的領袖,其它樂器不可與之相比。"
一次,大概是二月初,早晨,唐玄宗梳洗完畢,下了一宿的雨剛剛放晴,宮苑中景色明麗,小殿的內亭,柳枝返青剛吐嫩芽,杏花含苞欲將開放。玄宗觸景生情,讚賞地說:"面對這樣的良晨美景,怎麼可以不欣賞呢?"跟隨在唐玄宗左右的太監、宮娥,聽了後互相觀望,以為玄宗是讓置酒宴飲呢,只有大太監高力士明瞭玄宗的心思,讓人去為皇上取來羯鼓。玄宗又讓人將羯鼓放在殿前簷下的平台上,他即先敲擊一曲,名為《春光好》,好不愜意啊!再看看柳芽與杏蕾,都被玄宗剛才擊出的鼓聲震開了。玄宗指著震開的柳芽、杏花,對宮娥、太監們說:"就憑這件事情,不稱乎我為天人行嗎?"眾人皆呼:"萬歲!"唐玄宗又譜作《秋風高》鼓曲。每到清秋,天高地遠,纖雲皆無,即奏這支曲子。這時,就有風徐徐從遠處吹來,宮庭院中的樹葉紛紛飄落。這種絕妙的景象真是出神入化啊!又有一次,唐玄宗察看諸位皇兄、皇弟。視察到寧王李獻那兒,見李獻正揮汗用羯羊皮蒙鼓,案上放著一本翻開的《龜茲樂譜》。
玄宗皇帝看了後,非常高興,說:"天子的兄弟,正應當有這種雅好嘛!"又 汝陽王李璡,是寧王李獻的長子。相貌妍美姿態清逸,諸
位王室子弟沒有比他標緻漂亮的,因此,有個小名叫花奴。唐玄宗特別鍾愛他,親自教授他打擊羯鼓的技藝。這位王子以其聰敏的悟性,很快就領悟並掌握了這種技藝。因此每次伴隨玄宗遊玩賞景,玄宗都一刻也捨不得讓他離開。汝陽王李璡,有一次頭戴用碾磨發光的絹作的帽子擊鼓,玄宗皇帝親自采一朵紅色槿花戴在他帽上。砑絹帽與槿花都很滑,不好戴,好久才戴上。汝陽王李璡再奏一曲《舞山香》,而帽上的槿花不掉下來。這是李璡項功過硬,擊鼓時頭不搖晃的結果。玄宗皇帝大喜,賞賜李璡金器,並笑著誇讚道:"花奴姿質明潔瑩麗,肌膚頭髮細膩光潔,不是人世間的常人,一定是上天貶下來的神仙吧。"寧王謙謹地一拜,向玄宗皇帝表示謝意,隨後申斥李璡,示意他不要總在皇上面前表現自己。玄宗笑著說:"大哥沒有必要想的那麼多。阿瞞我就是相師。帝王之相,應當是英俊特異,超逸不群的氣質,要不然,也須具備深沉包育的度量。花奴雖然秀俊過人,即全沒有這些表象。因此,我對他沒有什麼猜忌的啊!何況,花奴又舉止閑雅、脫俗,理應在公卿之間得到更多的讚譽呀!"寧王李獻再次拜請玄宗,說:"果然像皇上說的那樣,我認輸了。"玄宗說:"就此一條,阿瞞我也輸給大哥啦。"寧王又恭謹地拜謝玄宗。玄宗皇帝笑著說:"阿瞞我贏的多啦!大哥總這樣作揖拜謝,你會謝不過來的呀!"陪同玩賞的人都高興地祝賀。唐玄宗性情豪邁俊逸,但是他一點也不喜歡琴。一次聽到有人在宮內彈琴,未等彈完,玄宗即走過去大聲呵斥操琴的人,說:"我命令你出去。"並對隨身太監說,"快快召來花奴為朕奏羯鼓,為朕解解這穢氣。"
又 黃幡綽也通曉音律。一次,玄宗皇帝讓人召黃幡綽,很長時間,黃幡綽還沒到。玄宗大怒,不斷地派人各處尋找黃幡綽,讓將他抓回來。後來,黃幡綽回來了,來到殿側,聽到皇上正在一邊擊鼓一邊創作一支鼓曲。他制止住傳報的人不要報告皇上他回來了。過了少許,玄宗又問侍從:"綽奴才回來沒有?"黃幡綽又暗示不報。玄宗製作完這支鼓曲,又進行了改動。之後,重又擊鼓奏曲。待皇上敲了三五十來聲,黃幡綽才走入殿內報到。玄宗皇帝問:"你從何處回來?"回答說:"有個親友出遠門,我送到郊外長亭。"玄宗皇帝頷首不語。擊鼓一曲完了,皇上說:"你回來晚了些,我一向發怒必有人要受到處罰。方纔,我邊擊鼓邊思考:你這次供奉的時間較長,已經有五十多天了吧。只有一天到宮外去,不應該不讓他東走走,西看看啊。黃幡綽頓首拜謝。隨侍的太監中有人相對竊竊私語並偷偷地笑。玄宗皇帝責問道:"你們私下在說什麼?"這兩個太監如實地將黃幡綽已經回來好一會兒了直至聽了一會兒皇上擊鼓才進報的事情說了。玄宗皇帝問黃幡綽:"你為什麼這時才進報!"黃幡綽回答說:"我回到側殿時正趕上皇上發怒,和消解怒氣的時候。這時我要進報,一定會出差錯。"玄宗皇帝感到非常奇怪,又厲聲問道:"我心裡的想法,有侍奉我的奴才怎能從我擊鼓的聲音中聽出來呢?你現在再說說我在想什麼呢?"黃幡綽走下台階,面向北鞠躬,大聲說道:"皇上命令我掌管金雞!"玄宗皇帝大笑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