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65.【三衛】古文翻譯註解

開元初,有三衛自京還青州,至華岳廟前,見青衣婢。衣服故惡。來白云:"娘子欲見。"因引前行。遇見一婦人,年十六七,容色慘悴。曰:"己非人,華岳第三新婦,夫婿極惡。家在北海,三年無書信,以此尤為岳子所薄。聞君遠還,欲以尺書仰累,若能為達,家君當有厚報。"遂以書付之。其人亦信士也,問北海於何所送之,婦人云:"海池上第二樹,但扣之,當有應者。"言訖訣去。及至北海,如言送書。扣樹畢,忽見朱門在樹下,有人從門中受事,人以書付之。入頃之,出云:"大王請客入。"隨行百餘步,後入一門,有朱衣人,長丈餘,左右侍女數千百人。坐畢,乃曰:"三年不得女書。"讀書大怒,曰:"奴輩敢爾!"乃傳教,召左右虞侯。須臾而至,悉長丈餘,巨頭大鼻,狀貌可惡。令調兵五萬,至十五日,乃西伐華山,無令不勝。二人受教走出。乃謂三衛曰:"無以上報。"命左右取絹二疋贈使者。三衛不說,心怨二疋之少也。持別,朱衣人曰:"兩絹得二萬貫,方可賣,慎無賤與人也。"三衛既出,欲驗其事,復往華陰。至十五日,既暮,遙見東方黑氣如蓋。稍稍西行,雷震電掣,聲聞百里。須臾,華山大風折樹,自西吹雲,雲勢益壯,直至華山。雷火喧薄,遍山涸赤,久之方罷。及明,山色焦黑。三衛乃入京賣絹。買者聞求二萬,莫不嗤駭,以為狂人。後數日,有白馬丈夫來買,直還二萬,不復躊躇,其錢先已鎖在西市。三衛因問買所用。丈夫曰:"今(今原作公。據明抄本改。)以渭川神嫁女,用此贈遺。天下唯北海絹最佳,方欲令人往市,聞君賣北海絹,故來爾。"三衛得錢,數月貨易畢,東還青土,行至化陰,復見前時青衣云:"娘子故來謝恩。"便見青蓋犢車,自山而下,左右從者十餘輩。既至下車,亦是前時女郎,容服炳煥,流目清眄,迨不可識。見(見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三衛,拜乃言曰:"蒙君厚恩,遠報父母。自鬧戰之後,恩情頗深,但愧無可仰報爾。然三郎以君達書故,移怒於君,今將五百兵,於潼關相候。君若往,必為所害,可且還京,不久大駕東幸,鬼神懼鼓車,君若坐於鼓車,則無慮也。"言訖不見。三衛大懼,即時還京。後數十日,會玄宗幸洛,乃以錢與鼓者,隨鼓車出關,因得無憂。(出《廣異記》)
【譯文】
唐玄宗開元初年,有個當三衛的官員從長安回青州。到華山嶽廟前,看見一個青衣婢女,衣衫破爛不堪,上來對他說道:"我們娘子想見你一面。"於是在前面引路,來到一位夫人面前。她十六七歲,臉色憔悴,神情黯然。她對三衛說:"實話告訴你吧,我本不是人呵。我現在是華山府君的第三個兒子的娘子,丈夫十分兇惡。我的家住在北海,三年沒有得到書信了。因為這個,我特別被華山府君的兒子看不起-。聽說你自遠處還家,想捎封書信回去,勞駕你了!如果能把書信送到,家父必有重謝。"隨即,把書信交給了他。三衛也是位講信義的人呵,當即就問在北海的什麼地方才能把信送到。夫人說;"你找到海邊的第二棵樹,只要用力一敲,就會有人出來的。"說罷告別而去。三衛來到北海,照那夫人所說的去送信。敲完了海邊的第二棵樹,忽然看見樹下有一道紅門,有人從門中探出頭來問他何事。他把書信交給了守門人。守門人進去片刻,便出來說:"大王請客人進去。"三衛跟著他走了一百多步,又進了一道門。迎面看見一個穿紅衣服的人,一丈多高,周圍的侍女成千上百。穿紅衣服的人請三衛坐下後,便說:"三年沒有得到女兒的書信了!"他看完書信,大怒說:"這奴才的膽子也太大了!"於是傳令召左右虞候上殿。不一會兒,二位虞候奉命趕到,他們都一丈多高,巨頭大鼻子,相貌十分醜陋可怕。大王命令他們調集五萬兵馬,到十五日那天,向西進軍討伐華山。一定要取勝。二位虞候領命走出來,又對三衛說:"沒有什麼報答你的,大王讓我們拿二疋絹布贈送給你。"三衛不大高興,心想這二疋絹布也太少了吧?握別時,大王說:"兩疋絹布給兩萬貫,你才能賣,千萬不要降價賣給人家呵。"三衛走上岸來,想驗證一下這件事,便又向華山走去。到了十五日這天傍晚,他遠遠看見東邊黑雲如車篷一般,緩緩西行,電閃雷鳴,百里之內都可以聽到。一會兒,華山上刮起狂風,把大樹都折斷了。從西邊吹來烏雲,那烏雲越來越濃,直奔華山而去。雷火噴射不已,遍山一片通紅,連山泉都烤乾了。鬧了很長時間方才罷休。等到第二天天亮時,只見山色由翠綠變成了焦黑。見狀,三衛就進京城去賣絹布。買主們一聽說要二萬貫錢,沒有不吃驚並嘲笑的,認為他是個瘋子。幾天之後,有位騎白馬的漢子來買,毫不猶豫,一下子就給了他二萬貫錢。這筆錢早就在西市裡鎖著呢。三衛便問他買這絹布干什用,漢子說:"今天,渭川之神嫁女兒,我想用它送禮。天底下只有北海的絹布為最好,剛才派人已去市場轉了一圈。聽說你在賣北海的絹布,我所以就來了。"三衛得到了二萬貫錢,幾個月之內,他又用這錢做了幾筆買賣。東歸回青州時,行到華山腳下,又看見當初那個青衣婢女,向他說道:"我們娘子向你謝恩來了!"這時,只見一輛帶篷的小牛車自山而下,左右跟著十幾個隨從。來到跟前下車,走出一個人,又是當初那位年輕的夫人。她服飾一新,容光煥發;目光顧盼,清澈有神。三衛望著她都有點認不出來了。她見到三衛,便拜謝說道:"蒙你的厚恩,把我的書信送給了遠方的父母。自開戰之後,我們夫妻間的感情有了好轉,且日見深厚。慚愧的是沒有什麼報答於你呵。另外,我的丈夫由於你送書信的原因,遷怒於你,今天派出五百兵馬,正在潼關等著你呢!你如果再往前走,必然遇害,可以暫且回到長安。不久,皇帝將去東方巡幸,鬼神都害怕鼓車,你如果坐在鼓車上,就不用擔心了。"說完,她便不見了。三衛大吃一驚,十分恐懼,立即回到長安。幾十天之後,正趕上玄宗皇帝去洛陽巡幸,他就用錢買通了推鼓車的人,隨鼓車出了潼關,果然沒有遇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