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明《左傳》蹇叔哭師(僖公三十二年)全篇古文翻譯

蹇叔哭師(僖公三十二年)
-----利令智昏必遭懲罰 

【原文】

  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於曲沃(1)。出絳(2),柩有聲如牛(3)。卜偃使大夫拜(4),曰:「君命大事(5)將有西師過軼我(6),擊之,必大捷焉。」 

  杞子自鄭使告於秦曰(7):「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8),若潛師以來(9),國可得也(10)。」穆公訪諸蹇叔(11)。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12),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 勤而無所(13),必有悖心(14)。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公辭焉。召盂明、 西乞、白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15)。蹇叔哭之曰:「盂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人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16)」 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御師必於崤(17),崤有二陵焉(18)。 其南陵,夏後皋之墓也(19);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 余收爾骨焉(20)!」秦師遂東。

【註釋】 

  (1)殯:停喪。曲沃:晉國舊都,晉國祖廟所在地,在今山西聞喜。 (2)絳:晉國國都,在今山西翼城東南。 (3)柩(jiu):裝有屍體的棺材。 (4)卜偃:掌管晉國卜筮的官員,姓郭,名偃。 (5)大事:指戰爭。古時 戰爭和祭祀是大事。 (6)西師:西方的軍隊,指秦軍。過軼:越過。 (7)杞子:秦國大夫。 (8)掌:侖理。管,鑰匙。 (9)潛:秘密地。 (10)國:國都。 (11)訪:詢問,徵求意見。蹇叔:秦國老臣。 (12)遠主:指 鄭君。 (13)勤:勞苦。所:處所。無所:一無所得。 (14)悖(bei)心: 違逆之心,反感。 (15)孟明:秦國大夫,姓百里,名視,字孟明。秦國元 老百里奚之子。西乞:秦國大夫,姓西乞,名術。白乙:秦國大夫,姓白乙 名丙。這三人都是秦國將軍。 (16)中(zhong)壽:滿壽,年壽滿了。拱: 兩手合抱。 (17)崤(xiao):山名,在今河南洛寧西北。(18) 陵:大山。崤山有兩陵,南陵和北陵,相距三十里,地勢險要。 (19)夏後 皋:夏代君主,名皋,夏桀的祖父。後:國君。 (20)爾骨:你的屍骨,焉:在那裡。

【譯文】

  冬天,晉文公去世了。十二月十二日,要送往曲沃停放待葬。剛走出國都絳城,棺材裡發出了像牛叫的聲音。卜官郭偃讓大夫們向棺材下拜,並說:「國君要發佈軍事命令,將有西方的軍隊越過我們的國境,我們襲擊它,一定會獲得全勝。」 

  秦國大夫杞子從鄭國派人向秦國報告說:「鄭國人讓我掌管他們國都北門的鑰匙,如果悄悄派兵前來,就可以佔領他們的國都。」 秦穆公向秦國老臣蹇叔徵求意見。蹇叔說:「讓軍隊辛勤勞苦地偷襲遠方的國家,我從沒聽說有過。軍隊辛勞精疲力竭,遠方國家的君主又有防備,這樣做恐怕不行吧?軍隊的一舉一動,鄭國必定會知道。軍隊辛勤勞苦而一無所得,一定會產生叛逆念頭。再說行軍千里,有誰不知道呢?」秦穆公沒有聽從蹇叔的意見。他召見了孟明視,西乞術和白乙丙三位將領,讓他們從東門外面出兵。 蹇叔哭他們說:「孟明啊,我看著大軍出發,卻看不見他們回來了!」 秦穆公派人對蹇叔說:「你知道什麼?你的年壽滿了,等到軍隊回 來,你墳上種的樹該長到兩手合抱粗了!」蹇叔的兒子也參加了出 征的隊伍,他哭著送兒子說:「晉國人必定在崤山抗擊我軍,崤有 兩座山頭。南面的山頭是夏王皋的墳墓,北面的山頭是周文王避 過風雨的地方。你們一定會戰死在這兩座山之間,我到那裡收拾 你的屍骨吧!」秦國軍隊接著向東進發了。

【讀解】

  卜官郭偃和老臣蹇叔的預見有如先知,料事真如神,秦軍後 來果然在崤山大敗而歸,兵未發而先哭之,實在是事前就為失敗 而哭,並非事後諸葛亮。 

   郭偃託言的所謂「君命大事」,不過是個借口,人們根據經驗 完全可以作出類似的判斷,乘虛而入,亂而取之,是戰爭中常用 的手法。作為政治家和軍事家,如果不具備這種經驗和頭腦,應 當屬於不稱職之列。從蹇叔一方看,他作為開國老臣,也具有這 方面的經驗:對手並非等閒之輩,不可能在非常時刻沒有防備,因此,此時出征無異於自投羅網。 

   秦穆公急欲擴張自己勢力的心情,導致他犯了一個致命的常 識性的錯誤,違反了「知己知彼」這個作戰的基本前提。敵手早 有防備,以逸待勞,必定獲勝;勞師遠襲,疲憊不堪,沒有戰鬥 力,必定慘敗。其中原因大概是攻城掠地的心情太急切了,以至 連常識都顧不上,當然是咎由自取。 

   馬有失前蹄的時候,人也有過失的時候,而在利令智昏的情 況下所犯的錯誤,則是不可寬恕的。利令智昏而犯常識性的錯誤, 更是不可寬恕。

   再說,當初秦國曾與晉國一起企圖消滅鄭國,後來又與鄭國 訂立盟約。此時不僅置盟約不顧,就連從前的同夥也成了覬覦的 對象。言而無信,自食其言,不講任何道義、仁德,這同樣應當 遭天遣,遭懲罰。 

   當人心目中沒有權威之時,便沒有了戒懼;沒有了戒懼,就會私慾急劇膨脹;私慾急劇膨脹便會為所欲為,無法無天。春秋的諸侯混戰,的確最充分地使人們爭權奪利的心理。手法、技巧發揮到了極致,也使命運成了最不可捉模和把握的東西。弱肉強食是普遍流行的無情法則,一朝天子一朝臣,泱泱大國可能在一夜之間傾覆,區區小國也可能在一夜之間暴發起來。 

   「先知」是沒有的;而充滿睿智並富有經驗者,往往被人們 為是「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