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56.【淮南子】全篇古文翻譯

淮南子曰:「東風至而酒泛溢。」許慎云:「東風震方也。酒泛清酒也。木味酸,相感故也。」高誘云:「酒泛為米面曲之泛者,風至而沸動。」李淳風又按:今酒初熟,甕上澄清時,恆隨日轉。在旦則清者在東畔,午時在南,日落在西,夜半在子。恆清者隨日所在。又春夏間,於地蔭下停春酒者,甕上蟻泛,皆逐風而移。雖居深密,非風所至,而感召動也。(出《感應經》)
【譯文】
《淮南子》記載說:「春風吹來酒就會沸動外溢。」許慎說:「春風從東方吹來,酒就會沸動變清,味道就會變酸,這是相互感應的結果。」高誘說:「酒的沸動和米面曲子的發酵,都是因為春風吹來而發生的變化。」李淳風還說:「酒剛剛釀造出來,放入酒甕裡澄清時,酒的清濁隨著太陽而變化。早晨時,靠近東方的酒比較清澈;中午時,南側的酒比較清澈;日落的時候,西側的酒比較清澈;半夜時,中間的酒比較清澈。清澈的部位總是靠著太陽的方向。還有在春夏之交,在樹蔭下面放置新釀造出來的酒時,酒甕裡酒液表現漂浮的雜質總是隨著風向而移動,雖然酒在甕內很深的地方。不是風吹動了酒滓,而是感應才發生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