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55.【盧渥】古文現代文翻譯

唐左丞相盧渥,軒冕之盛,近代無比,伯仲四人鹹居顯列。乾符初,母憂服闋。渥自前中書舍人拜陝府觀察使。又旬日,其弟紹自前長安令除給事中。又旬日,弟沆自前集賢校理除左拾遺。又旬日,弟沼自畿尉遷監察御史。詔書疊至,士族榮之。及赴任陝郊,洛城自居守分司朝臣以下,互設祖筵,遮於行路,洛城為之一空。都人觀者肩望擊轂,盛於清明灑掃之日。自臨都驛以至於行,凡五十里,連翩不絕。有白鬚傳卒,鳴指歎曰:"老人為驛吏垂五十年,閱事多矣,而未曾見祖送之盛有如此者。"時士流竊語,以此日在家者為恥。渥有題嘉祥驛詩曰:"交親榮餞洛城空,善戲戎裝上將同。星使自天丹詔下,雕鞍照地數程中。馬嘶靜谷聲偏響,旆映清山色更紅。到後定知人易化,滿街棠樹有遺風。"詩版後為易定帥王存尚書碎之。(出《唐闕史》)
【譯文】
唐朝左丞相盧渥,他的穿戴服飾、乘坐的車子都是豪華無比的。他們弟兄四人的官職也都很顯赫。僖宗乾符年初,盧渥因為母親去世服喪期滿後,由中書舍人授陝府觀察使。過了十幾天,他弟弟盧紹由長安令被任命為給事中,又過十幾天,他弟弟盧沆由集賢校理任命為左拾遺。又過十幾天,他弟弟盧沼從畿尉升為監察御史。詔書頻傳,家族很榮耀。盧渥去陝赴任時,東都洛陽的各衙門互相宴請,洛陽城為之一空,城中觀看的人,肩擦肩,車碰車,超過清明節灑掃時的情景。從洛陽開始,五十里內車馬不斷,有一個白鬚驛卒,很有感慨地說:"我當驛吏近五十年,經歷的事很多,從未見到過這麼盛大的歡送場面。"一些市民竊竊私語,認為這樣的日子呆在家裡不出來是個恥辱。盧渥有一首《題嘉祥驛》詩,詩中寫道:
交親榮餞洛城空,善戲戎裝上將同。
星使自天丹詔下,雕鞍照地數城中。
馬嘶靜谷聲偏響,旆映晴山色更紅。
到後定知人易化,滿街棠樹有遺風。
這首詩刻版印刷後,被易定師王存尚書給撕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