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053.【李誠】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江南軍使蘇建雄,有別墅,在毗陵,恆使傔人李誠來往檢視。乙卯歲六月,誠自墅中回,至句容縣西。時盛暑赫日,持傘自覆。忽值大風,飛石拔木,卷其傘蓋而去,唯持傘柄。行數十步,雲雨大至,方憂濡濕,忽有飄席至其所,因取覆之。俄而雷震地,道傍數家之中,卷一家屋室,向東北而去。頃之遂霽,其居蕩然,無復遺者。老幼十餘,皆聚桑林中,一無所傷。捨前有足跡,長三尺。誠又西行數里,遇一人,求買所覆席,即與之。又里餘。復遇一人,求買所持傘柄。誠乃異之,曰:「此物無用,爾何為者而買之。」其人但求乞甚切,終不言其故。隨行數百步,與之乃去。(出《稽神錄》)
【譯文】

江南軍使蘇建雄有一處別墅在毗陵,常常派遣侍從李誠往返檢查巡視。乙卯年六月,李誠從別墅往回返,走到勾容縣西邊。時值盛夏烈日,他便撐起傘來遮蔽陽光。突然起了陣大風,刮起了石頭,拔起了樹木,把他的傘蓋也卷跑了,李誠只好拿著刮剩的傘柄趕路。走了幾十步,來了大雨,正擔心被雨水淋濕,忽有一塊蓆子飄到跟前,於是取來遮在身上。不一會兒又有雷聲震動大地,道旁幾戶人家之中,有一家的房屋被捲走,直向東北而去。很快便雨過天晴了。那家的房子蕩然無存,什麼也沒留下,老老小小十餘口人,全聚集在桑樹林裡,沒有一人受傷。在房舍前面有腳印,有三尺長。李誠又往西走了幾里,遇到一個人,懇求著要買他遮身的蓆子,李誠立即給了他。又走了一里多地,又遇到一個人,此人懇求著要買他手裡拿的傘柄,李誠感到奇怪,問他道:「這件東西並無用處,你買了它去幹什麼?」此人只是很懇切地求他,始終不說買傘柄的原因。他跟著李誠走了幾百步,把傘柄給了他這才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