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13.【姚元崇】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姚元崇與張說同為宰輔,頗懷疑阻,屢以事相侵,張銜之頗切。姚既病,誡諸子曰:"張丞相與吾不葉,爨隙甚深。然其人少懷奢侈,尤好服玩。吾身歿之後,以吾嘗同僚,當來吊。汝其盛陳吾平生服玩,寶帶重器,羅列於帳前。若不顧,汝速計家事,舉族無類矣。目此,吾屬無所虞。便當錄其玩用,致於張公,仍以神道碑為請。既獲其文,登時便寫進,仍先礱石以待之,便令鐫刻。張丞相事遲於我,數日之後,必當悔。若卻征碑文,以刊削為辭,當引使視其鐫刻,仍告以聞上訖。"姚既歿,張果至,目其玩服三四。姚氏諸孤悉如教誡。不數日文成,敘述該詳,時為極筆。其略曰:"八柱承天,高明之位列;四時成歲,亭毒之功存。"後數日,果使使取文本,以為詞未周密,欲重加刪改。姚氏諸子乃引使者示其碑,乃告以奏御。使者覆命,悔恨拊膺曰:"死姚崇猶能算生張說。吾今日方知才之不及也遠矣。"(出《明皇雜錄》)
【譯文】
姚元崇和張說同時為皇帝的輔政大臣,他們之間的矛盾很深,多次互相傷害,張說尤其討厭姚元崇,姚元崇病重,告誡幾個兒子說:"張丞相與我不和,矛盾很深,然而這個人生活渾霍浪費,尤其喜歡服用和玩賞的東西,我死以後,他以同事的身份,必然前來弔唁,你們多拿一些我平生喜歡的東西,如飾有珍寶的帶子和各種寶器,陳列到帳前。如果他不看這些東西,你們要迅速安排家裡的事情,全家人都會遭到他的迫害,如果他注意這些東西,你們就不用擔心了,將他喜歡的東西送給他,然後請他撰寫我墓碑的碑文。得到他寫的碑文以後,立即就上報給皇帝,並先將石料準備好備用,盡快鐫刻,並告訴張說已經經過皇帝同意。"姚元崇死後,張說果然來了,他非常注意姚元崇的三四件寶器,姚元崇的兒子完全按父親囑咐的做了。幾天以後張說送來了寫好的碑文,敘述姚元崇的生平,很詳細,文章寫得非常好,大致的意思是稱讚姚元崇像撐天的八根柱子之一,應該列在高超明智的賢人行列中,雖然歲月流逝一切成為過去,但他的教化政績功勞永存。幾天以後,張說果然又派使者來索要碑文,說是詞句沒有考慮周密,想要拿回去修改。姚元崇的兒子引導使者去觀看已經刻制完成的石碑,並告訴已經上報給了皇帝,使者回去向張說作了報告。張說悔恨地拍著胸說:"死了的姚元崇還能算計活著的張說,我今天才知道自己的才能同姚元崇相比,還差得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