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61.【楊素】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陳太子舍人徐德言之妻,後主叔寶之妹,封樂昌公主,才色冠絕。德言為太子舍人,方屬時亂,恐不相保,謂其妻曰:"以君之才容,國亡必入權豪之家,斯永絕矣。儻情緣未斷,猶冀相見,宜有以信之。"乃破一鏡,各執其半。約曰:"他日必以正月望賣於都市,我當在,即以是日訪之。"及陳亡,其妻果入越公楊素之家,寵嬖殊厚。德言流離辛苦,僅能至京。遂以正月望訪於都市。有蒼頭賣半鏡者,大高其價,人皆笑之。德言直引至其居,予食,具言其故,出半鏡以合之。乃題詩曰:"鏡與人俱去,鏡歸("歸"原作"各",據明抄本、陳校、許本改)人不歸。無復嫦娥影,空留明月輝。"陳氏得詩,涕泣不食。素知之,愴然改容。即召德言,還其妻,仍厚遺之。聞者無不感歎,仍與德言陳氏偕飲,令陳氏為詩曰:"令日何遷次,新官對舊官。笑啼俱不敢,方驗作人難。"遂與德言歸江南,竟以終老。(出《本事詩》)
【譯文】
陳朝太子舍人徐德言的妻子是後主叔寶的妹妹樂昌公主,才貌極為出色。徐德言當太子舍人這個時候,正趕上陳朝衰敗,時局很亂的時期,無法保證國家和個人的安全。徐德言對妻子說:"以你的才華和容貌,如果國家滅亡了,你一定會流落到有權有勢的富豪人家,恐怕我們會永遠分離。倘若我們的緣分沒斷,還能相見,應該有一個信物。"於是徐德言折斷一面銅鏡,夫妻兩人各拿一半。他又同妻子約定說:"將來你一定要在正月十五那一天將鏡片在街上出售,如果我見到了,就會在當天去找你。"等到陳朝滅亡了,他的妻子果然流落到越公楊素的家裡,楊素對他非常寵愛。徐德言流離失所,好不容易才來到京城。他於正月十五這天到市場上尋找,果然有一個僕人模樣的老頭出售一片一半的鏡子,而且要價非常高,人們都嘲笑他。徐德言將老人帶到自己的住處,給老頭吃飯,講述了自己的經歷。拿出自己那一半鏡子和老頭賣的那半鏡子合在一起,並在鏡子上題了一首詩:"鏡子和人都離我而去,如今鏡子回來人卻未歸,鏡子上已映不出嫦娥的倩影,只能反射出一片月光。"陳朝的樂昌公主陳氏看到題詩以後,哭哭啼啼地不肯吃飯,楊素瞭解情況以後也非常傷感,派人將徐德言找來,決定將妻子還給他,並送給他們許多錢物。聽說這件事的人沒有不讚歎的。楊素設酒宴為徐德言和陳氏餞行,並叫陳氏也作了一首詩:"今天是什麼特殊的日子,新丈夫面對舊丈夫,哭也不是笑也不是,這才知道作人的艱難。"然後陳氏和徐德言回到江南,一直到白頭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