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夢龍《智囊》第05部 【術智 術智部總序】文言文全篇翻譯

第五部 術智 術智部總序

【原文】
馮子曰:「智者,術所以生也;術者,智所以轉也。不智而言術,如傀儡1百變,徒資嘻笑,而無益於事。無術而言智,如御人舟子,自炫執轡如組,運楫如風,原隰2關津,若在其掌,一遇羊腸太行、危灘駭浪,輒束手而呼天,其不至顛且覆者幾希矣。蠖之縮也,蟄之伏也,麝之決臍也,蚺之示創也,術也。物智其然,而況人乎?李耳化胡3,禹入裸國而解衣,孔尼較獵4,散宜生行賄,仲雍斷髮文身,裸以為飾。」不知者曰:「聖賢之智,有時而殫。」知者曰:「聖賢之術,無時而窘。」婉而不遂,謂之「委蛇」;匿而不章,謂之「謬數」;詭而不失,謂之「權奇」。不婉者,物將格5之;不匿者,物將傾之;不詭者,物將厄之。嗚呼!術神矣!智止矣!

【註釋】
1傀儡:木偶。
2隰:濕地。
3李耳化胡:相傳老子入西域,化身為胡人。
4較獵:比賽打獵。
5格:壓服。

【譯文】
馮夢龍說:「術即方法,真正的方法是從智慧中產生的;而通過適當的方法,智慧才能發揮無比的功用。沒有智慧而只強調方法,就如同傀儡之戲的變化,非但於事無益,而且只是一場鬧劇罷了;只有智慧而沒有方法,則像駕車行船的人,在風平浪靜或平坦廣闊的原野上時,一切好像都得心應手,但一遇羊腸小道或險灘大浪,則束手無策,想不傾覆都難。蠖蟲在行進時要有伸有縮,冬季的昆蟲要藏於地下過冬,至春才出來,麝在被人追逐時會產生分泌物,蟒蛇翻身示創以明膽已被人取走,這都是對方法的運用。連動物都有這樣的智慧,何況是人呢?老子李耳教化胡人,大禹進入裸人國而脫去衣服,孔子與人比賽打獵,散宜生的行賄,仲雍南入蠻夷,斷髮文身,以裸身為服飾。」無知的人說:「聖賢之人的智慧有時也有窮盡的時候。」智慧的人說:「聖賢之人的方法,沒有窮盡的時候。」有時婉轉而不直行,稱之為「委蛇」;有時暫且隱匿不顯,稱之為「謬數」;有時詭譎而不失原則,稱之為「權奇」。若不懂婉轉,外物就會壓制他;不懂隱匿,外物就會傾陷他;不懂詭譎,外物就會困厄他。唉呀!方法太神妙了,是智慧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