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166、【是非要自知 正人先正己】古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

古人已往之得失,且不必論,但須論己。

〔註釋〕

安:哪裡。

[譯文]

自己的行為舉止是對是錯,還不能確實知道,哪裡還能夠知道他人的對錯呢?過去古人所做的事是得是失,暫且不要討論,重要的是先要明白自己的得失。

[賞析]

「好批評」是許多人都有的毛病,然而對自己所行的事情之對錯,能十分明了的卻不多。一根歪了的柱子,又怎能知道別的柱子是不是歪的呢?自己的眼睛瞎了,又怎能知道別人眼睛是否瞎了?人先要知道自己的一切心思言行是否正確,然後才能批評他人。然而能這樣反省自覺的人並不多,往往看到別人衣上有一些污點就大聲嚷嚷,卻不見自己的一張臉全是黑的。

更有些人喜歡大作文章批評古人,若真是為歷史作考據,使賢人不至被埋沒也就罷了。但是,也該想想近如自己的對錯尚不能明白,又何能知道遠如古人的對錯?古人賢,自己能賢否?古人善,自己能善否?「往者已矣,來者可追,」古人已成過去,是非曲直已無法改變,而今人所行所為,仍有賴自己的表現。倒不如從自身上下工夫,使古人之非不再在今人身上重現,這才是「以古為鑒」,以歷史作為經驗的最主要意義也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