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47.【王烈】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王烈者,字長休,邯鄲人也。常服黃精及鈆,年三百三十八歲,猶有少容。登山歷險,行步如飛。少時本太學書生,學無不覽,常以人談論五經百家之言,無不該博。中散大夫譙國嵇叔夜,甚敬愛之,數數就學。共入山遊戲採藥。後烈獨之太行山中,忽聞山東崩圮(圮原作地,明抄本作玘,今改),殷殷如雷聲。烈不知何等,往視之,乃見山破石裂數百丈,兩畔皆是青石,石中有一穴口,經闊尺許,中有青泥流出如髓。烈取泥試丸之,須臾成石,如投熱蠟之狀,隨手堅凝。氣如粳米飯,嚼之亦然。烈合數丸如桃大,用攜少許歸,乃與叔夜曰:「吾得異物。」叔夜甚喜,取而視之,已成青石,擊之如銅聲。叔夜即與烈往視之,斷山以復如故。烈入河東抱犢山中,見一石室,室中白石架,架上有素書兩卷。烈取讀,莫識其文字,不敢取去。卻著架上。暗書得數十字形體,以示康。康盡識其字。烈喜,乃與康共往讀之。至其道徑,了了分明,比及,又失其石室所在。烈私語弟子曰:「叔夜未合得道故也。」又按神仙經雲,神山五百年輒開,其中石髓出,得而服之,壽與天相畢。烈前得者必是也。河東聞喜人多累世奉事烈者。晉永寧年中,出洛下,游諸處,與人共戲斗射。烈挽二石弓,射百步,十發矢,九破的。一年復去,又張子道者,年九十餘,拜烈,烈平坐受之。座人怪之,子道曰:「我年八九歲時見,顏色與今無異,吾今老矣,烈猶有少容。」後莫知所之。(出《神仙傳》)
【譯文】
王烈字長休,河北邯鄲人,經常服用野生薑和鉛,活到三百三十八歲時面貌還很年輕。他攀登險峻的山峰時健步如飛。王烈青年時曾是太學中的書生,常和人們議論《四書》、《五經》和諸子百家的著作,非常博學多才。任中散大夫的醮國人嵇叔夜(即「竹林七賢」之一的嵇康)很敬重王烈,常常向他請教。並和他一起進山遊玩採藥。後來王烈獨自進了山西太行山,有一天他忽然聽見山的東部發生了山崩,隆隆的轟鳴好像打雷。王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趕去看。只見大山崩塌了幾百丈,兩面都是青石,石中有一個直徑一尺寬的洞,洞裡不斷流出像骨髓般的青泥。王烈試著把那泥團成了圓球,不一會圓球就成了石頭,好像把熱蠟團成球凝固以後的樣子。那泥丸散發出一股粳米飯般的香氣,放在嘴裡咀嚼也有粳米飯的味道。王烈就團了象桃子大小的泥丸帶了回來,對嵇康說:「我得到了一件奇怪的東西給你。」嵇康很高興,王烈就把泥丸拿出來,一看泥丸已變成青石丸了,一敲還發出銅的聲音。嵇康就讓王烈領他到山崩處去看,那崩塌的山卻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後來王烈又進了河東的抱犢山裡,看見一個石窟,裡面有個白石的架子,上面有兩卷寫在白布上的經文。王烈拿來看,不認識上面的字,不敢把經卷拿走,又放回白石架上。但他照著經捲上的字記下來幾十個字,回來給嵇康看,那些字嵇康全都認識。王烈十分高興,就領上嵇康到山中石窟去讀經。去的路都記得很清楚,但走到那裡,卻怎麼也找不到石窟了。王烈後來私下裡對弟子說:「這是因為嵇康不該得道,所以那石窟才閉上了。」按照神仙經裡的說法,神山五百年裂開一次,其中會流出來石髓,如果能服用了石髓,就可以和天地一樣活得長久。王烈先前得的石丸,肯定就是石髓了。河東聞喜的人,大都世世代代祀奉王烈。晉代永寧年間,王烈去陝西洛南縣的洛川一帶漫遊,和人比賽射箭。王烈用的是需二石力量才能拉開的弓,在百步的距離射靶,十箭九中。一年以後,王烈又到洛川去,有一個九十多歲的老者名叫張子道,恭敬地向王烈施禮,王烈連站都不站起來。同座的人很奇怪,張子道說:「我七八歲時見他時,他就是現在這副容貌,現在我九十多歲了,他仍是一副少年的面孔。」後來,人們不知道王烈去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