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141、【要造就人才 勿暴殄天物】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成就人才,即是栽培子弟;

暴殄天物,自應折磨兒孫。

[註釋〕

暴殄天物:不知愛惜物力,任意浪費東西。

[譯文]

培植有才能的人,使他有所成就,就是培植自己的子弟。不知愛惜物力而任意浪費東西,自然使兒孫未來受苦受難。

[賞析]

一個真正的人才得之不易,然而亦須有適當的教育和培養。有的人天生秉賦良好,卻得不到適當的環境和培植,竟而荒廢了他的才能,這是十分可惜的。自己的兒孫有時不見得資質卓越,若是能將花在自己子弟身上的心力,兼及一些有才而無良好環境的晚輩,將來成功的,也許反倒是這些秉賦好的孩子。近代設有獎學金,或許是本於此意吧!左光斗召史可法拜見其夫人時說:「吾諸兒碌碌,他日繼吾志事,惟此生耳」,即是如此。所謂善不必由己出,種樹的未必乘涼,然而看到樹卓然長成,有許多人在底下乘涼,不也是很愉快的事嗎?但是,有這樣想法的人畢竟不多。

至於浪費財物,必使兒孫過著貧困的日子,一方面他本身不知愛惜物力,將財物任意揮霍掉了;如何還能余留給子孫呢?另一方面子孫一旦沾染上他的惡習,再富又豈能揮霍三代呢?三代之後,貧苦可知,若說是報應亦無不可。全不想「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天下盡多可憐人,豈忍浪費財物?古人一粒米掉在地上都要拾起來洗淨再食。因此,愛惜物力,同時也是體恤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