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32.【洛子淵】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後魏孝昌時,有虎賁洛子淵者,自雲洛陽人。孝昌中,戍於彭城。其同營人樊元寶,得假還京師,子淵附書一封。云:"宅在靈台南,近洛水鄉。但至彼,家人自出相看。"元寶如其言,至靈台南,見無人家。徙倚欲去,忽見一老翁,問云:"從何而來?傍徨於此?"元寶具向道之。老翁云:"是吾兒也。"取書,引元寶入。遂見館閣崇寬,屋宇佳麗。既坐,命婢取酒,須臾,見婢抱一死小兒而過,元寶甚怪之。俄而酒至,酒色甚紅,香美異常。兼設珍羞,海陸備有。飲訖告退。老翁送元寶出云:"後會難期,以為淒恨。"別甚殷勒。老翁還入。元寶不復見其門巷。但見高崖對水,淥波東傾。一童子可年十四五,新溺死,鼻中血出。方知所飲酒。是其血也。及還彭城,子淵已失矣。元寶與子淵同戍三年,不知是洛水之神。(出《洛陽伽藍記》)
【譯文】
南北朝北魏孝昌年間,有個勇士叫洛子淵,自稱是洛陽人氏,參軍後到彭城戍邊。他同一個營裡有個人叫樊元寶,請假返回京城,洛子淵求他捎一封信回去,並告訴他說:"我的家在靈台南邊,離洛水鄉不遠。"只要到了那個地方,家裡人自然會出來接你。樊元寶按照他說的,來到靈台南邊,可一戶人家也沒有。他徘徊有頃正想離去,忽然看見一個老翁,向他問道:"你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在這裡流連不去?"樊元寶向他說明緣由。老翁笑道:"噢,他是我的兒子呵!"老翁接過洛子淵捎來的書信,引樊元寶進入家門。樊元寶隨即看到一漂亮的樓閣,高大而寬敞。落坐之後,老翁讓婢女拿酒來。不一會,只見那婢女抱個死孩兒匆匆而過,樊元寶頗覺奇怪。這時,酒送上來了,顏色非常之紅,卻異常香美。另外,又端上來一些美味佳餚,山上的海裡的全有。喝完酒後,樊元寶起身告辭。老翁送他到門外,並且傷感地說:"你我再見面就難了,這該多麼遺憾呵!"老翁又送出好遠,才轉身返回。這時,樊元寶卻再也看不見那座樓閣和大門,只看見高崖下面的江水,清波滾滾向東流去。岸邊,他看見一個十四五歲的男孩兒剛剛淹死,鼻子裡流出紅紅的血來,不由恍然大悟:剛才所喝下的酒,正是這孩子的血呵!等到他回到彭城,那洛子淵已不知去向。樊元寶跟他一起戍守三年,卻不知道他就是洛水之神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