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149.【邢懷明】古文現代文翻譯

宋邢懷明,河間人,為大將軍參軍。嘗隨南郡太守朱循之北伐,同見陷沒,伺候間隙,俱遁南歸。夜行晝伏,三日,猶懼追捕,乃遣人前覘虜候,數日不還。一夕,將雨陰暗,所遣人將曉忽至,乃驚曰:「向遙見火光甚明,故來投之,那得至而反暗。」循等驚愕。懷明先奉法,自出征,恆頂戴觀世音經,誦讀不廢。夕亦暗誦,鹹疑是經神力,遂得脫免。居於京師,忽有沙門詣懷明云:「貧道見此巷中及君家有血氣,宜移避。」語畢去。懷明追而目之,出門便不見,意甚惡之。經二旬,鄰人張景秀,傷父及殺妻,懷明以為血氣之征,庶得無事。時與劉斌、劉敬文同在一巷,其年並以劉湛之黨,被誅夷。(出《法苑珠林》)
【譯文】
南朝宋時的邢懷明,是河間人,做了大將軍的參軍,曾隨同南郡太守朱循之去北伐,一同陷入敵手。他們找個了時機,一起逃走南歸。夜裡行走白天躲藏,三天還怕來追捕,於是就派人前去窺探虜候情況,幾天不回。一天夜裡,陰暗將要下雨。所派的人將要天亮時忽然回來了,驚訝地說:「先前遠遠地看見火光很明,所以就一直奔來,結果到了跟前火光反而暗了。」朱循之等非常驚愕。懷明先前信佛,自從出征,總是帶著觀世音經,誦讀不停。那天晚上也暗中誦讀。都疑心是誦經的神力,於是能夠走脫。他住在京城,忽然有個出家僧人對懷明說:「我看見這個巷子中及你家有血氣,應當躲避。」說完就走了。懷明追出看他,他出門便不見了,心裡很討厭。過了二十天,鄰居張景秀,傷害了他的父親並殺死了他的妻子。懷明認為這正是血氣證明,希望自己相安無事。當時和劉斌、劉敬文同住在一個巷子裡,那一年因為是劉湛的同黨,一起被殺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