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19.【石雄】古文現代文翻譯

石雄初與康詵同為徐州帥王智興首校。王公忌二人驍勇,奏守本官,雄則許州司馬也。尋授石州刺史。有李弘約者,以石使君許下之日,曾負弘約資貨,累自窘索。後詣石州,求其本物。既入石州境,弘約遲疑,恐石怒。遇裡有神祠,祈享皆謂其靈。弘約乃虔啟於神。神祝父子俱稱神下,索紙筆,命弘約書之。又不識文字,求得村童,口佔之曰:「石使君此去,當有重臣抽擢,而立武功。合為河陽鳳翔節度。復有一官失望。所以此事須秘密,不得異耳聞之。」弘約以巫祝之言,先白石君。石君相見甚悅。尋以潞州劉從諫背叛,朝廷議欲討伐。李德裕為宰相,而亟用雄。雄奮武力,奪得天井關。後共劉振又破黑山諸蕃部落,走南單于,迎公主歸國,皆雄之效也。然是鷹犬之功,非良宰不能驅馳者。及李公以太子少保分洛。石僕射詣中書論官曰:「雄立天井關及黑山之功,以兩地之勞,更希一鎮養老。」相府曰:「僕射潞州之功,國家已酬河陽節度使,西塞之績,又拜鳳翔。在兩鎮之重,豈不為酬賞也。」石乃復為左右統軍,不愜其望。悉如巫者之方。德裕謫潮州,有客復陳石雄神祇之驗,明其盛衰有數,稍抑其一郁矣。(出《雲溪友議》)
【譯文】
石雄當初和康詵都是徐州大帥王智興手下的重要將領,王智興忌妒他們兩個人的驍勇善戰,奏請康詵守本官。石雄則任許州司馬,不久又授予石州刺史。有個叫李弘約的人,以石使君許下之日。曾經欠李弘約一些東西。後來李弘約經濟上一天不如一天,使前往石州,想要向石雄要回自己的東西。進入石州地界,李弘約有些遲疑,害怕石雄不高興。正好遇見一座神廟,進去祈禱許過願的人都說靈驗。李弘約便虔誠地進廟去祈求神靈保佑。神祝父子,都說神下界來了,拿紙和筆來,命令他記錄。李弘約不會寫字,便求助於村子裡的小孩代替他寫。神靈說:「石雄這一去,一定會有大官推薦重用,建立戰功,所以能當上河陽和風翔節度使,但他的更高願望得不到滿足,因此這件事必須保密,不能讓別人聽見。」李弘約將記錄拿給石雄,石雄看了很高興。後來潞州的劉從諫背叛,朝廷研究決定進行討伐。這時李德裕為宰相,極力推薦任用石雄帶兵出征。石雄奮勇拚殺,奪下了天井關,後來又和劉振共同攻破平定了黑山各個蕃王的部落。並且趕跑了南單于,迎接公主回國。這些都是石雄效的力。然而這一切都是武將的本份。如果不是宰相會用人,就沒有他立功的機會。等到李公以太子少保的身份節制洛陽的時候。已經是僕射的石雄遞交了一份公文為自己爭官說:「我石雄立下了攻破天井關和平定黑山各蕃王的大功,然而只得了個鎮守兩塊地盤的官職,希望能得到一個更大的地盤和官職養老。」丞相李德裕回復他說:「僕射攻破天井關收復潞州的功勞,國家已經酬謝你,讓你當了河陽節度使。打敗各個蕃王,平定西部邊塞的功勞,又任命你為風翔節度使。這鎮守兩個地區的重要職務,難道不是對你的酬謝和獎賞嗎?」於是石雄仍為兩個地區軍隊的統帥,沒有滿足他更高的願望,這些都和神靈當初說的一樣。後來李德裕遭貶官來到潮州,有人對他講了石雄應驗神靈的事。李德裕明白一個人的興盛和衰敗都是命中注定的,便稍稍抑制了自己憂鬱的心情。

又 石雄
會昌四年,劉稹敗。當從諫時,有一人稱;石雄七千人至,從諫戮之。至是石雄果七千人入潞州。(出《感定錄》)
【譯文】
會昌四年,劉稹戰敗。當劉從諫謀反時,有一個人說:「石雄帶領七千人殺過來了。」劉稹將這個人殺了。以後石雄果然率領七千人殺進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