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10 第三卷 於江》古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鄉民於江,父宿田間,為狼所食。江時年十六,得父遺履,悲恨欲死。夜俟母寢,潛持鐵槌去,眠父所,冀報父仇。

少間,一狼來,逡巡嗅之。江不動。無何,搖尾掃其額,又漸俯首舐其股。江迄不動。既而歡躍直前,將齕其領。江急以錘擊狼腦,立斃。起置草中。

少間,又一狼來,如前狀。又斃之。以至中夜,杳無至者。忽小睡,夢父曰:「殺二物,足洩我恨。然首殺我者,其鼻白;此都非是。」江醒,堅臥以伺之。

既明,無所復得。欲曳狼歸,恐驚母,遂投諸眢井而歸。至夜復往,亦無至者。如此三四夜。忽一狼來嚙其足,曳之以行。行數步,棘刺肉,石傷膚。江若死者。狼乃置之地上,意將齕腹。江驟起錘之,僕;又連錘之,斃。細視之,真白鼻也。大喜,負之以歸,始告母。母泣從去,探眢井,得二狼焉。

異史氏曰:「農家者流,乃有此英物耶?義烈發於血誠,非直勇也。智亦異焉。」

聊齋之於江白話翻譯:
鄉里有個叫於江的,他父親夜裡睡在地頭上,被狼吃了。於江當時只有十六歲,拾到父親遺留下的鞋,痛恨得要死。夜裡等到母親睡著了,他偷偷地拿著鐵錘,來到父親睡覺的地頭上,希望能為父親報仇。

不一會兒,一隻狼來了。狼遲疑徘徊地嗅著於江,於江一動也不動。不多時,狼搖著尾巴掃於江的額頭,漸漸又低頭舔於江的大腿,於江仍然一動不動。狼歡跳著直撲上前,要咬於江的脖子。於江急用鐵錘猛擊狼的腦袋,狼立刻被打死了。於江起身把狼放在草叢中。不多時,又來了一隻狼,同前面那隻狼一樣,又被於江打死了。於江一直躺到半夜,再沒有狼來,就迷迷糊糊睡著了,夢見他父親告訴他說:「你殺了這兩隻狼,足以解我的恨了!但領頭殺我的狼,鼻子是白的,死了的這兩隻都不是。」於江醒了,繼續躺在原地等著,天亮了,沒有狼再來。於江想把那兩隻狼拖回家,又恐怕嚇著母親,就把狼扔到了枯井裡,自己回去了。

到了夜裡,於江又來到田間,還是沒有狼來。就這樣過了三四夜,於江正睡著,忽然來了一隻狼,咬住他的腳,拉著他走。走了幾步,棘針刺進於江肉中,石頭磨傷了於江的皮膚,於江就同死了一樣。狼就把於江放在地上,想要咬他的肚子。於江猛然揮起鐵錘朝狼打去,狼被打倒了;又接連打了幾錘,狼才死了。於江仔細一看,真是只白鼻子狼。於江非常歡喜,背著死狼回了家。這才把報仇的事告訴母親,母親哭泣著跟於江到田間,果然從枯井中找到兩隻死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