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72.【李恆沙門】文言文翻譯解釋

晉李恆字元文,譙國人。少時,有一沙門造恆謂曰:「君福報對至,而復對來隨之。君能守貧修道,不仕宦者,福增對滅。君其勉之。」恆性躁,又寒門,但問仕宦當何所至,了不尋究修道意也。沙門與一卷經,恆不肯取,固問榮途貴賤何如。沙門曰:「當帶金紫,極於三郡。若能於一郡止者,亦為善道。」恆曰:「且當富貴,何顧後患。」因留宿。恆夜起。見沙門身滿一床,入呼家人窺視。復變為大鳥跱屋樑上,天曉而形如舊。恆送出門,忽不復見。知是神人,因此事佛,而亦不能精至。後為西陽、江夏、廬江太守,加龍驤將軍。太興中,預錢鳳之亂,被誅。(出《法苑珠林》)
【譯文】
晉代有個李恆,字元文,譙國(今安徽亳縣)人。年輕時,有一個出家和尚到他家裡去跟他說:「你有祥福與喜報雙雙到來,接受還會在祥福與喜報雙雙跟著到來。你若能甘心貧寒而專心修學佛道,不走仕宦之路,祥福就會增加而喜極則雙雙消滅。你可要好自為之呀!」李恆生性急躁,又加出身貧寒之家,只關心仁宦之途會官至什麼級別,毫無研究修學佛道的興趣。和尚送給他一卷經書,李恆不願意去接,非要詢問榮祿之途能不能當上顯貴的官職。和尚說:「能當上五品以上的大官,最高可到三郡之守。如能當了一郡之守就停止,也可以很好地修學於佛道。」李恆說:「只要眼前能夠富貴,誰還顧慮以後的福禍。」這天晚上,便留和尚住在家裡。李恆夜問起來時,看見和尚一個人躺了滿滿的一床,進屋招呼家人來看時,又見變成一隻大鳥蹲大房樑上,天亮時他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李恆剛送他出門,眨眼之間他就再也看不到了,可知這是個神人。此後,李恆即使仍然供佛,也不能專心致志。後來他曾為西陽、江夏、廬江三郡的太守。又加封為龍驤將軍。太興年間,因為參預錢鳳之亂,被殺掉了。

卷第九十 異僧四
杯渡 釋寶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