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71.【法朗】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晉沙門康法朗學於中山。永嘉中,與一比丘西入天竺。行過流沙千有餘裡,見道邊敗壞佛圖,無復堂殿,蓬蒿沒人。法朗等下拜瞻禮,見有二僧,各居其旁。一人讀經,一人患痢,穢污盈房。其讀經者,了不營視。朗等惻然興念,留為煮粥,掃除浣濯。至六日,病者稍困,注痢如泉。朗等共料理之。其夜,朗等並謂病者必不起,至明晨往視之,容色光悅,病狀頓除。然屋中穢物,皆是華馨。朗等乃悟是得道之士以試人也。病者曰:「隔房比丘,是我和尚,久得道惠,可往禮覲。」法朗等先嫌讀經沙門無慈愛心,聞已,乃作禮悔過。讀經者曰:「諸(諸原作請,據陳校本改)君誠契並至,同當入道。朗公宿學業淺,此世未得願也。」謂朗伴云:「惠若植根深,當現世得願。」因而留之。法朗後還山中,為大法師,道俗宗之。(出《冥祥記》)
【譯文】
晉代有個佛教僧侶康法朗,修學佛道於中山。永嘉年間,與一個出家的僧人一起西遊去印度,通過大沙漠後又走了一千餘里,見道旁有一座破敗的寺廟,殿堂已經沒有了,雜草有一人高。法朗等人走下路來前去拜謁,見有兩個僧人分別坐在一旁,一人正在讀經書,一人患了痢疾,滿屋子都是糞便,那個讀經書的人都不聞不問。法朗等人出於憐憫之心,留下來為那個病人煮粥吃,並為他打掃洗涮。到第六天,病人有些困乏,痢瀉不止,法朗等人一塊兒收拾料理。這天夜晚,法朗等人都說病人恐怕好不了了,第二天早上去看他,只見他容光煥發,病狀全沒了,但是屋裡的糞便全變成了香花。法朗等人這才省悟,此人明明是個得道之士,原來那副樣子是用來試驗他們的。病人說:「隔壁房裡那個僧人,是我師父。他已久得道惠,你們可去見禮。」法朗等人原先嫌惡那人讀經的僧人毫無慈愛之心,聽了這番話後,便向他賠禮道歉。讀經和尚說:「諸位信守契約同時來到這裡,都應當得道。但法朗平日學業尚成,今生不能如願了。」對法朗的那個同伴說:「你的佛心植根很深,現世即可如願。」於是把他留了下來。法朗後來返回山中,是一位大法師,許多佛教徒,無論是出家的還是從俗的,都尊他為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