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72.【陳昭】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元和初,漢州孔目典陳昭,因患病,見一人著黃衣至床前云:「趙判官喚爾。」昭問所因,云:「至自冥間,劉辟與竇懸對事,要召為證。」昭即留坐,逡巡又一人手持一物如球胞,前吏怪其遲,答曰:「只緣此,候屠行開。」因笑謂昭曰:「君勿懼,取生人氣,須得豬胞,君可面東側臥。」昭依其言,不覺已隨二吏行,路甚平。可十里餘,至一城,大如府城,甲士守門。及入,見一人怒容可駭,即趙判官也,語云:「劉辟敗東川,竇懸捕牛四十七頭,送梓州,稱准劉辟判殺。辟又云:『先無牒』。君為孔目典,合知事實。」未及對,隔壁聞竇懸呼:「陳昭何在?」及問兄弟妻子存亡。昭即欲參見,冥吏云:「竇使君形容極惡,不欲相見。」昭乃具說殺牛實奉劉尚書委曲,非牒也,紙是麻,見在漢州萊私房架上。即令吏領昭至漢州取之,門館扃鎖,乃於節竅中出入。委曲至,辟乃無言。趙語昭:「爾自有一過知否?竇懸所殺牛,爾取一牛頭。」昭未及答,趙曰:「此不同人間,不可假也。」須臾,見一卒挈牛頭而至,昭即恐懼求救。趙令檢格,合決一百,考五十日。因謂昭曰:「爾有何功德?」昭即自陳:「曾設若干齋,畫佛像。」趙云:「此來生福耳。」昭又言:「曾於表兄家讀金剛經。」趙曰:「可合掌請。」昭如言。有傾。見黃袱箱經自天而下,住昭前,昭取視之,即表兄所借本也,褾有燒處尚在。又合掌,其經即滅。趙曰:「此足以免。」便放回。令昭往一司。曰生錄,按檢出修短。吏報云:「昭本名釗,是金旁刀,至某年改為昭,更得十八年。」昭聞惆悵。趙笑曰:「十八年大得作樂事,何不悅乎!」乃令吏送昭,到半道,見一馬當路,吏云:「此爾本屬,可乘此。」即騎乃活,死半日矣。(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元和年初,漢州孔目典陳昭,因得病看見一個穿黃衣的人到了床前說:「趙判官叫你。」昭問原因,答道:「到了冥間劉辟與竇懸對事,要召你為證。」昭即留他坐下。徘徊之際來一人手拿一物象球胞,前來的官吏怪他來晚了。答道:「只因為這個,等屠戶開門。」於是笑著對昭說:「你不要害怕,取生人氣,須用豬胞。你可面向東側趴下。」昭按他的話做,不知不覺已經隨著兩個官吏走了,路很平,走了十多里,到了一城。大得像府城。甲士守門,等到進去,看見一個人怒色嚇人,就是趙判官。說道:「劉辟在東州吃了敗仗,竇懸捕牛四十七頭,送往梓州,說是劉辟批准宰殺。劉辟又說:事先沒有命令。你做為孔目典,應當知道事實經過。」還沒有來得及對證,聽到隔壁的竇懸喊:「陳昭在哪裡?」並問他兄弟妻子存亡的事,昭就想見他。冥吏說:「竇懸形體面容很醜,不想讓你相見。」昭就都說了殺牛的事,確是奉劉尚書的命令,沒有文牒,紙是麻的,在漢州某某私房的架上。於是就派官吏領昭至漢州去取,門館上鎖,就在節竅中出入,委曲到了,辟無言可對。趙對昭說:「你自己也有一個過失知道嗎?竇懸所殺的是牛,你取走一牛頭」。昭沒來得及回答,趙說:「這裡不同於人間,不可做假。」不一會,看見一個士兵帶著牛頭到來。昭立刻恐懼求救。趙命檢驗規定,應判打一百杖,考五十天。於是對昭說:「你有什麼功德?」昭就自己陳述:「曾設了若干齋戒,畫佛像。」趙說:「這是來生的福罷了。」昭又說:「曾在表兄家讀金剛經。」趙說:「可合掌請經。」昭按他的話做,過了一會,見黃袱箱經從天而降,落在昭前,昭取而看,就是表兄所借的那本,邊上有燒的地方還在。又合掌請,那個經書就沒了。趙說:「這足以赦免了你。」便放他回去。令昭去一司,說他的福祿,拿出來看他壽命的長短,官吏說:「昭本名釗。是金旁刀。到了某年改為昭,再得十八年的壽命。」昭聽到以後很惆悵。趙笑著說:「十八年可大作樂事,為什麼不高興呢?」於是讓官吏送昭。到了半路,看見一匹馬擋在路上,官吏說:「這本屬於你,可乘上這匹馬走。」於是騎上馬就復活了。他已死半天了。

卷第一百七 報應六(金剛經)
王忠干 王偁 李元一 魚萬盈 於李回 強伯達 僧惟恭 王淝 董進朝 康仲戚 吳可久 開行立 僧法正 沙彌道蔭 何老 勾龍義 趙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