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50.【黃萬祐】古文翻譯

黃萬祐修道於黔南無人之境,累世常在。每三二十年一出成都賣藥,言人災禍無不神驗。蜀王建迎入宮,盡禮事之。問其服食,皆秘而不言。曰:「吾非神仙,亦非服餌之士。但虛心養氣,仁其行,鮮其過而已。」問其齒,則曰:「吾只記夜郎侯王蜀之歲,蠶叢氏都郫之年,時被請出。爾後烏兔交馳,花開木落,竟不記其甲子矣。」忽一日,南望嘉州曰:「犍為之地,何其炎炎,請遣人赴之。」如其言,使至嘉州,市肆已為瓦礫矣。後堅辭歸山,建泣留不住,問其後事,皆不言之。既去,於所居壁間見題處曰:「莫交牽動青豬足,動即炎炎不可撲。鷙獸不欲兩頭黃,黃即其年天下哭。」智者不能詳之。至乙亥年,起師東取秦鳳諸州。報捷之際,宮內延火,應是珍寶帑藏,並為煨燼矣。乃知太歲乙亥,是為青豬,為焚爇之明也。後三年,歲在戊寅土而建殂。方知寅為鷙獸,干與納音俱是土,土黃色,是以言鷙獸兩頭黃。此言不差毫髮。(出《錄異記》。明抄本作《野人閒話》)
【譯文】
黃萬祐在黔南沒有人煙的地方修道,經過幾代人了,他一直在那個地方。每隔二三十年出來一次,到成都去賣藥。他談論別人的災禍,沒有一次不是神奇般的應驗。蜀國王建把他迎接進宮,盡一切禮節來對待他。問他服用的是什麼長壽藥物,他嚴守秘密不跟人說,他說:「我不是神仙,也不是靠了服用什麼藥物;只是虛心寡慾地養氣,端正自己的行為,少做過分的事而已。」問他多大歲數了,他則說:「我只記得夜郎侯做蜀國國王的時候,蠶叢氏以郫為京都的那些年,時常被請出來。從那以後,太陽與月亮交替出現,花開了葉落了,到底有多少年也記不得了。」忽然有一天,他朝南而遠望著嘉州說:「犍為那個地方,大火燒得好凶呵,請派人趕去救滅!」照他說的派人到了嘉州,市場已經變成一片瓦礫。後來他硬要告辭回山,王建哭著挽留也留不住,問他以後的事,他什麼也不說。走了之後,在他住處的牆上發現有個地方題著下面幾句:「莫交牽動青豬足,動即炎炎不可撲。鷙獸不欲兩頭黃,黃即其年天下哭。」有學問的人也不能評細弄懂其中的含義。到了乙亥年,蜀國興兵東伐,攻佔了秦鳳各個州。正在報捷慶祝勝利的時候,宮內起了火,一應珍寶錢財等收藏的物品,統統化為灰燼了。這才知道太歲乙亥之年是青豬年,是起火焚燒的日期。過了三年,歲在戊寅,王建逝世。這才知道寅為鷙獸,於與納音都是土,土是黃色的,所以說鷙獸兩頭黃。黃萬祐的這些預言,與後來發生的事情對比,分毫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