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39.【子韋】原文全文翻譯

子韋,宋景公之史。當景公之世,有善星文者,許以上大夫位,處於層樓延閣之上,以望氣象,設以珍食,施以珍衣。食則有渠餐之鳧,煎以桂醴,叢庭之鴳,承以蜜渠,淇漳之醴(《拾遺記》三醴作鱧),脯以青茄。九江之珠穟。爨以蘭蘇,華清夏結。鹿以纖縞(華清井水之澄華也),饔人視時而扣鐘,伺食而擊磬(言每食輒擊鐘磬也)。懸四時之衣,春夏以金玉為飾,秋冬以翡翠為溫。燒異香於壇台之上。忽有野人被草笈,扣關而進曰:「聞君愛陰陽五行玄象經緯之秘,請見。」景公延之崇堂。語則及未來之兆,次及已往之事,萬不失一。夜則觀星望氣,晝則執算披圖,不服寶衣,不甘奇食。景公謝曰:「今宋國喪亂,微君何以輔之?」野人曰:「德之不均,亂將及矣,修德以乘仁,則天應之祥,人仰其化。」景公服其言,賜姓曰子氏,名之曰韋也。錄曰,宋子韋世司天部,妙觀星律。抑亦梓慎、裨灶之徒也。景公待之若神,禮以上列,服以絕世之衣。膳以殊方之味,雖復三清天廚之旨,華蕤龍袞之服,斯固為陋矣。春秋生以賜姓,亦緣事顯族,乃號為司星氏。至國之末,著陰陽之書,其事出班固藝文志也。(出《王子年拾遺記》)
【譯文】
子韋是宋景公的史官。景公在位的時候,凡有擅長天文星相之道的方士,就封他上大夫的官位,讓他住在樓閣上觀察天文氣象,供給他美食佳餚和珍奇服裝。吃的有桂花美酒烹製的水鳥,用淇漳名酒和蜜汁甘露泡製的山禽,荷粳製作的果脯,九江出產的精米。製作這些東西時,燒的是香草,用的水則是用精緻的絲帶從清華井中汲取的精華。進餐時,有人在一旁敲打著鐘磬等樂器,演奏出美妙動聽的樂曲。旁邊掛著可供四季穿著的華貴衣服,春裝與夏裝上鑲金嵌玉,秋裝與冬裝上則點綴著珍奇的翡翠羽毛。在觀察天象的壇台上還點燃起奇異的香燭。有一天,忽見一個山野之人,身披蓑衣,敲開大門走了進來,對宋景公說:「聽說您對陰陽五行天文地理之類的奧秘很感興趣,今日特來拜見。」景公將他請到高堂之上。此人在談話中既能預見未來,又能推知往事,所言極為準確。他在夜晚觀察星相天氣的變化,白天則拿著歷書分析、推算,既不穿戴華貴的衣服,也不食用珍奇的食物。景公十分感激,說:「當今宋國面臨禍亂之苦,請問您將如何輔佐我?」此人說:「德政推行得不普遍、不均衡,禍亂就會降臨,如能遍行德政,實行仁義之舉,就能天下祥和,黎民受到教化。」景公佩服他的言論,便賜給他姓氏為「子」,起了個名字叫「韋」。據史料記載,子韋在宋國世代掌管天文星相方面的工作,出色地觀察星相變化的規律。他大概也是梓慎與裨灶的徒弟。景公奉他如神明,以上禮相待,供給他世上稀有的衣服和飲食。這衣服與飲食之珍貴,就連天上的神仙所吃的東西與公卿帝王的禮服也顯得遜色。春秋願存活氏族就賜姓,也因善觀星相天文成為顯赫的家族,被稱為專管星相天文的人。宋國末年,他撰寫了有關陰陽五行的著作。上述關於子韋的事情,出自班固的《藝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