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79.【鄭畋】文言文翻譯解釋

鄭文公畋,字台文。父亞,曾任桂管觀察使。畋生於桂州,小字桂兒。時西門思恭為監軍,有詔征赴闕。亞餞於北郊。自以衰年,因以畋托之,曰:"他日願以桂兒為念。九泉之下,不敢忘之。"言訖,泣然流涕。思恭志之。及為神策軍中尉,亞已卒。思恭使人召畋,館之於第。年未及冠,甚愛之,如甥侄,因選師友教導之。畋後官至將相。黃巢之入長安,西門司空逃難於終南山。畋以家財厚募有勇者,訪而獲之,以歸岐下。溫清侍膳,有如父焉。思恭終於畋所。畋葬於鳳翔西岡。松柏皆手植之。未幾。畋亦卒。葬近西門之墳。百官造二垅以吊之,無不墮淚,鹹伏其義也。(出《北夢瑣言》)
【譯文】
文公鄭畋,字叫台文。他的父親叫鄭亞。曾經擔任過桂管觀察使。鄭畋出生在桂州,小名叫桂兒。當時的監軍叫西門思恭。朝廷有命令,叫西門思恭去京城,鄭亞在城北為他設宴餞行。鄭亞因為自己年老了,將鄭畋托付給西門思恭說:"將來你如果能照顧桂兒,我就是在九泉之下也不敢忘了你!"說完流下了眼淚,西門思恭記住了他的囑托。等到西門思恭當上了神策軍中尉的時候,鄭亞死了,西門思恭派人將鄭畋找來,收養在家中。他很喜愛鄭畋,對待他像對待自己的外甥和侄子一樣,還請來教師教導他。後來鄭畋當官直至大將和宰相。黃巢攻進長安時,西門思恭逃難到終南山。鄭畋用家財高價招募勇敢的人,去把西門思恭找了回來,奉養在家中,像對待自己的父親一樣無微不至。西門思恭死在鄭畋家裡,鄭畋將他安葬在鳳翔西崗,墓地的松柏樹都是他親手栽植的。過了不久鄭畋也死了,也葬到了西崗思恭的墓地。官員們修建兩個人的墳墓,以祭奠他們。在場的人沒有不落淚的,都佩服他們二人的仁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