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19 第一卷 蛇人》原文及譯文

原文

東郡某甲,以弄蛇為業。嘗蓄馴蛇二,皆青色:其大者呼之大青,小曰二青。二青額有赤點,尤靈馴,盤旋無不如意。蛇人愛之,異於他蛇。期年,大青死,思補其缺,未暇遑也。一夜,寄宿山寺。既明,啟笥,二青亦渺。蛇人悵恨欲死。冥搜亟呼,迄無影兆。然每值豐林茂草,輒縱之去,俾得自適,尋復還;以此故,冀其自至。坐伺之,日既高,亦已絕望,怏怏遂行。

出門數武,聞叢薪錯楚中,窸窣作響。停趾愕顧,則二青來也。大喜,如獲拱璧。息肩路隅,蛇亦頓止。視其後,小蛇從焉。撫之曰:「我以汝為逝矣。小侶而所薦耶?」出餌飼之,兼飼小蛇。小蛇雖不去,然瑟縮不敢食。二青含哺之,宛似主人之讓客者。蛇人又飼之,乃食。食已,隨二青俱入笥中。荷去教之,旋折輒中規矩,與二青無少異,因名之小青。衒技四方,獲利無算。大抵蛇人之弄蛇也,止以二尺為率;大則過重,輒便更易。──緣二青馴,故未遽棄。

又二三年,長三尺餘,臥則笥為之滿,遂決去之。一日,至淄邑東山間,飼以美餌,祝而縱之。既去,頃之復來,蜿蜒笥外。蛇人揮曰:「去之!世無百年不散之筵。從此隱身大谷,必且為神龍,笥中何可以久居也?」蛇乃去。蛇人目送之。已而復返,揮之不去,以首觸笥。小青在中,亦震震而動。蛇人悟曰:「得毋欲別小青耶?」乃發笥。小青徑出,因與交首吐舌,似相告語。已而委蛇並去。方意小青不返,俄而踽踽獨來,竟入笥臥。由此隨在物色,迄無佳者。而小青亦漸大,不可弄。後得一頭,亦頗馴,然終不如小青良。而小青粗於兒臂矣。先是,二青在山中,樵人多見之。又數年,長數尺,圍如碗;漸出逐人,因而行旅相戒,罔敢出其途。

一日,蛇人經其處,蛇暴出如風。蛇人大怖而奔。蛇逐益急,回顧已將及矣。而視其首,朱點儼然,始悟為二青。下擔呼曰:「二青,二青!」蛇頓止。昂首久之,縱身遶蛇人,如昔弄狀。覺其意殊不惡;但軀巨重,不勝其遶。仆地呼禱,乃釋之。又以首觸笥。蛇人悟其意,開笥出小青。二蛇相見,交纏如飴糖狀,久之始開。蛇人乃祝小青:「我久欲與汝別,今有伴矣。」謂二青曰:「原君引之來,可還引之去。更囑一言:深山不乏食飲,勿擾行人,以犯天譴。」二蛇垂頭,似相領受。遽起,大者前,小者後,過處林木為之中分。蛇人佇立望之,不見乃去。自此行人如常,不知其何往也。

異史氏曰:「蛇,蠢然一物耳,乃戀戀有故人之意。且其從諫也如轉圜。獨怪儼然而人也者,以十年把臂之交,數世蒙恩之主,輒思下井復投石焉;又不然,則藥石相投,悍然不顧,且怒而仇焉者,亦羞此蛇也已。」

聊齋之蛇人白話翻譯:
東郡有個人,以耍蛇為生。他曾經馴養著兩條蛇,都是青色的,把大的叫大青,小的叫二青。二青的前額上長有紅點,尤其聰明馴服,指揮它盤旋表演無不如意。因此,蛇人對它的寵愛,超過了其它的蛇。

過了一年,大青死了,蛇人想再找一條來補上空缺,但一直沒顧得上。一天晚上,他寄宿在山裡的一所寺院。天明,打開竹箱一看,二青也不見了。蛇人懊惱得要死,明處暗處搜尋呼叫,始終連個影子也沒見到。先前每到草木豐盛的地方,就把蛇放出去,讓它們自由自在一番,不久自己就會回來。由於這個原因,蛇人還希望它自己能回來,便坐著等待。直到太陽升起很高,自己也絕望了,才怏怏不樂地離開。

出門剛走了幾步,蛇人忽然聽見雜亂的草叢中,傳米窸窸窣窣的聲音。他停下腳步驚愕地一看,是二青回來了。蛇人非常高興,像得了無價之寶似的。把擔子放在路邊,二青也停下來。再一看它的後邊,還跟著一條小蛇。他撫摸著二青說道:「我還以為你跑了呢。那小傢伙是你推薦來的嗎?」說著就拿出飼料來餵它,同時也給小蛇一些。小蛇雖然不離開,但畏縮在那裡不敢來吃。二青用嘴含著飼料餵它,好像主人招待客人似的。蛇人再餵它,它才吃了。吃完,小蛇跟隨二青一塊鑽進了竹箱中。

蛇人挑回去訓練,小蛇盤旋彎曲都合要求,與二青沒有多少差別。因此給它取名叫小青。蛇人帶著它倆,四方表演獻技,賺了不少錢。

一般耍蛇人耍弄的蛇,不超過二尺,再大就太重了,就得更換一條。因為二青很馴良,所以蛇人沒有馬上把它換掉。又過了二三年,二青已長到三尺多長了,臥進竹箱裡,竹箱被塞得滿滿的,於是蛇人決定把它放走。

一天,蛇人來到淄川縣東山裡,拿出最好的食物喂二青,向它祝福一番後便把它放了。二青走了,一會兒卻又回來了,圍著竹箱蜿蜒地爬。蛇人揮手趕它說:「走吧!世上沒有百年不散的宴席。從此以後,你隱身在深山大谷中,將來一定能修練成一條神龍。竹箱怎麼可以長期居住呢?」二青才離去,蛇人目送它離開。但一會兒二青又回來,蛇人怎麼趕它也不走,還用頭碰竹箱,小青在竹箱裡也不停地竄動。蛇人恍然大悟說:「你是不是想和小青告別呀?」說著就打開竹箱。小青從竹箱裡徑直竄出來,二青與它交頭吐舌,好像互相囑咐話語。接著兩條蛇依偎著一起走了。蛇人正在想小青不會回來了,一會兒小青卻又獨自回來,爬進竹箱臥下。

從此,蛇人隨時都在尋找物色新蛇,但一直沒有合適的。而小青也漸漸長大,不便於表演了。後來蛇人得到一條蛇,也很馴服,然而到底不如小青出色。這時小青已經長得比小孩的胳膊還要粗了。

先前,二青在山中,打柴的人經常見到它。又過了幾年,二青長得好幾尺長,碗口那麼粗,漸漸地出來追趕人。因此,行人旅客都互相告誡,不敢從它出沒的那條路走。一天,蛇人經過那裡,一條蛇猛然竄出,行如驟風。蛇人大為驚恐,拚命奔跑。蛇追得更急。他回頭一看已經快追上了,突然看見蛇頭上儼然有一個紅點,這才明白這就是二青。他放下擔子,高聲叫道:「二青,二青!」那蛇頓時停住,昂起頭來呆了很久,縱身上前把蛇人纏住,就像以前表演的樣子。蛇人察覺到二青並沒有害他的意思,只是身軀太重,自己經不起它纏繞。只好倒在地上高聲祈禱,於是二青就放開了他。二青又用頭去碰竹箱子。蛇人明白了它的意思,打開竹箱放出小青。兩條蛇一相見,立即緊緊交纏得像飴糖一樣粘在一起,很久才分開。蛇人祝福小青說:「我早就想和你分別,今天你有伴了。」又對二青說:「小青原本是你引來的,還可以領它走。我再叮囑你一句話,深山裡不缺你的吃喝,不要驚擾過路行人,免得遭受上天的懲罰。」二條蛇都垂下頭,好像接受了他的勸告,馬上竄起離去,二青在前,小青在後,所過之處,樹木草叢都被從中分開,向兩邊倒去。蛇人久久地站在那裡望著,直到看不見了才離開。從此以後,行人經過那一帶像先前一樣平安無事,不知那兩條蛇到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