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32.【宋師儒】古文翻譯

宋師儒者,累為鹽鐵小職,預知吉凶之事。淮南王太尉璠甚重之。時淮南有僧常監者,言事亦有中。常監在從事院話道,師儒續入,常監甚輕之,微不為禮。師儒不樂曰:「和尚有重厄,厄在歲盡。常監瞋目曰:「有何事?」莫相恐嚇,某還自辨東西,師儒曰:「和尚厄且至,但記取去歲數日莫出城,莫騎駿馬子。」常監勃然而去。後數月,從事鄭侍御新買一駿馬,甚豪駿,將迎常監。常監曰:「此非宋師儒之言駿馬子,且要騎來。」未行數里,下橋,會有負巨竹束者,擲之於地,正當馬前,驚走入隘巷中。常監身曳於地,足懸於鐙,行數里,人方救得。腦破,血流被體,食頃不知人事,床舁歸寺。太尉及從事召宋君曰:「此可免乎?」曰:「彼院竹林中,有物未去,須慎空隙之所。」常監飲藥酒,服地黃太多,因腹疾,夜起如廁。弟子不知,被一黑物推之,陷於廁中。叫呼良久,弟子方來。自頸已下,悉被沾污,時正寒,淋洗凍凜,又少頃不知人事。王太尉與從事速召宋君,大是奇事。「今復得免否?」曰:「須得鄰近有僧暴卒者,方可。」王公專令人伺之。其西屋老僧疾困而斃。王公曰:「此免矣。曰。須得強壯無疾者,此不得免。」數日,有少僧剃頭,傷刀中風,一疾而卒。宋君曰:「此則無事也。」王公益待以厚禮,常監因與宋君親善。(出《逸史》)
【譯文】
宋師儒多年擔任鹽鐵事務方面的小職務,能夠預知吉凶之類的事情。淮南王璠非常器重他。當時淮南有個和尚叫常監,談論未來的事情也能說中。常監在從事院講道,師儒是後去的,常監很看不起他,對他有點不大禮貌。師儒不高興,說:「和尚有重大災難,災難就在年末。」常監瞪大兩眼說:「有啥事?不要恐嚇我,我還能夠自己辨認東西南北!」師儒說:「你肯定有災難,而且快要降臨了。你只要記住春節前的幾天不要出城,不要騎駿馬。」常監氣沖沖地走了。過了幾個月,從事鄭侍御新買了一匹駿馬,非常剽悍暴烈;要用這匹馬迎接常監。常監說:「這不是宋師儒所說的那駿馬吧,我偏要騎。」沒走上幾里路便要下橋,恰巧有人背著一大捆竹子走過來,突然把竹子扔在地上,正好就扔在馬的跟前。馬受驚後跑進一條狹窄的胡同,常監的身子拖在地上,一腳掛在馬鐙裡,拖出幾里遠才被救下來。腦袋破了血流了遍身,不一會兒又不省人事了,被用床抬回了寺廟。太尉與從事召見宋師儒,說:「這回他的災難可以免除了吧。」師儒說:「在他們寺院的竹林裡,有個什麼東西沒有除去,他必須小心留神空隙的地方。」常監飲用藥酒,服用的地黃太多了,所以肚子壞了。夜間起來上廁所,弟子不知道,被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推進大便坑裡,他呼叫了半天,弟子才去把他救上來。從脖子往下全被弄髒了,當時正是寒冷季節,淋洗的時候凍壞了,又有一陣子不省人事。王太尉與從事急忙召見宋師儒,對他料事如神深表佩服和驚奇,又問道:「今天又出了這樁事,他的災難能不能免除?」師儒說:「必須得有個鄰近的和尚突然死去了,他的災難才能免除。」王太尉專門令人注意這件事。常監西屋的一個老和尚病重而死,王太尉說:「這回常監的災難可以免除了!」師儒說:「必須是身體強壯沒有疾病的。這一個不算數。」過了幾天,有一個年輕的和尚在剃頭時,被刀割傷中了風,一下子死去了。宋師儒說:「這一回就沒有事了。」從此,王太尉更加以厚禮相待於宋師儒,常監也因此跟他親近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