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五經之《尚書》【尚書 西伯戡黎(自作孽,不可活)】原文全文翻譯成白話文

西伯戡黎(自作孽,不可活) 

自作孽,不可活 【原文】  西伯既勘黎,祖伊恐,奔告於王。  曰:「天子!天既訖我殷命(2)。格人元龜(3),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4,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康食5。不虞天性(6),不迪率典(7)。今我民罔弗欲喪,曰:『天易不降威?』大命不 摯(8),今王其如台?」   王曰:「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   祖伊反曰:「嗚呼!乃罪多,參在上(9),乃能責命於天(10)。殷之即喪,指乃功(11),不無戮於爾邦(12)!」【註釋】   1西伯指周文王。勘(kan)的意思是戰勝。黎是殷王朝的屬國,在今天山西長治境內、全篇記述周文王戰勝黎國之後,殷朝賢臣祖伊為殷朝安危擔 憂,向殷紂王進諫,規勸他改弦更張.但遭到了紂王的拒絕。2既;其恐怕。訖終止。(3)格人:能知天地吉凶的人.元龜大龜,用於占卜 (4)相:幫助,輔佐。5康食;安居飲食。(6)虞:度,猜測。 (7)迪:遵循。率典;常法.(8)摯:至,到來。(9)參:到。上:上天 。(10)乃:難道。責:祈求。(11)指:示,看。乃:你的。功:事,政事 (12)戮(lu):殺,消滅。爾邦:指周國。【譯文】
  周文王戰勝黎國之後,祖伊非常恐慌,急忙跑來告訴殷紂王。  祖伊說:「天子啊,上天恐怕要斷絕我們殷商的國運了!那善知天命的人用大龜來占卜,覺察不到一點吉兆。這不是先王不力助我們這些後人,而是因為大王淫蕩嬉戲自絕於天。因此,上天拋棄了我們,不讓我們安居飲食、大王不測度天性,不遵循常法 現在我們的臣民沒有誰不希望殷國滅亡,他們說:『上天為什麼還不降下威罰呢?』天命不再屬於我們了,大王現在打算怎麼辦呢?」
   紂王說:「啊!我的命運難道不是早就由上天決定了嗎?」 祖伊反問道:「啊!您的過錯太多,上天已有所知,難道還能 祈求上天的福佑嗎?殷商行將滅亡,從您的所作所為就看得出來, 您的國家能不被周國消滅嗎!」  祖伊反問道:「啊!您的過錯太多,上天已有所知,難道還能祈求上天的福佑嗎?殷商行將滅亡,從您的所作所為就看得出來, 您的國家能不被周國消滅嗎!」【讀解】  殷紂王是中國歷史上有記載的、繼二架之後的第二個有名的暴君。殷商從高祖成湯開國算起,歷經30世、600餘年,傳到了紂王,殷商的江山就在他的手上的換了主人。
  據說紂王本來並不是個等閒之輩,自幼便才思敏捷,能言善辯,而且體格魁梧,力大無比,可以把九頭牛拉著向後退,單手托住宮殿大梁讓人從客換掉樑柱而面不改色。他登上王位之時,也 有過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四夷拱手、八方臣服的好風光,曾號令天下八百諸侯。  他的弱點在於好色、奢侈、殘暴。他在寵妃妲己的慫恿下,制 造了刑具「炮烙」,築「酒池肉林」取樂,造鹿台笙歌宴舞,以 「蠆盆」懲罰異己分子。妲己最後被周武王斬首轅門,紂王在鹿台 點火自焚,死前曾說「天亡我也」。   其實,這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古人說,天作孽,猶可違; 自作孽,不可活。紂王用民脂民膏建造的鹿台,恰好成了他的葬身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