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32.【袁廓】原文全文翻譯

宋袁廓字思度,陳郡人也。元徽中,為吳郡丞。病經少日,奄然如死,但余息未盡。棺衾之具並備,待畢而殮。三日而能轉動視瞬。自說云:有使者稱教喚,廓隨去。既至,有大城池,樓堞高整,階闈崇麗。既命廓進。主人南面,與廓溫涼畢,命坐。設酒炙,果粽菹者等味,不異世中。酒數行,主人謂廓曰:「主簿不幸有缺,以君才穎,故欲相屈,當能顧懷不?」廓意知是幽途,乃固辭凡薄,非所克堪。加少窮孤,兄弟零落,乞蒙恩放。主人曰:「君當以幽顯異方,故辭耳。此間榮祿服御,乃勝君世中,甚貪共事。想必降意,副所期也。」廓復固請曰:「男女藐然,並在齠齔,僕一旦供任,養視無托。父子之戀,理有可矜。」廓因流涕稽顙。主人曰:「君辭讓乃爾,何容相逼?願言不獲,深為歎恨。」就案上取一卷文書,勾點之。既而廓謝恩辭歸。主人曰:「君不欲定省先亡乎?」乃遣人將廓行,經歷寺署甚眾,末得一垣門,蓋囹圄也。將廓入中,敘趣一隅有諸屋宇,駢闐相接。次有一屋弊陋,見其所生母羊氏在焉,容服不佳,甚異平生。見廓驚喜。戶邊有一人,身面傷疾,呼廓。廓驚問誰,羊氏曰:「此王夫人,汝不識耶?」王夫人曰:「吾在世時,不信報應。雖無餘罪,正坐鞭撻婢僕過苦,受此罰。亡來痛楚,殆無暫休。今特小時寬隙耳。前喚汝姊來,望以自代,竟無所益,徒為憂聚。」言畢涕泗。王夫人即廓嫡母也,廓娣時亦在側。有頃。使人復將廓去,經涉巷陌,閭裡整頓,似是民居。末有一宅,竹籬茅屋,見父憑案而坐。廓入門,父揚手遣廓曰:「汝既蒙罷,可速歸去,不須遲也。」廓跪辭而歸,至家即活。(出《法苑珠林》)
【譯文】
北宋陳郡人袁廓,字思度,南朝宋後廢帝元徽年間任吳郡丞。病不多日,像死了似的,只有一息尚存。棺槨被子等物已準備好,只等死後入殮。三天後卻能轉動眼珠看視,他自己說:有個使者說有人叫他,他便跟了去。到了時看到一座大城,城樓和城牆高大整齊,台階和小門都很華麗,就叫袁廓進去。見主人面南而坐,與袁廓寒暄後讓袁廓坐。擺設酒席,酒、餚、瓜果等物和世間一樣。酒過數巡後,主人對袁廓說:「我這裡缺少一個掌管文書典籍的人,知道你很有才華,所以想請你屈尊任此職,不知你是否願意?」袁廓知道這是在陰間,於是堅決推辭此事,並說:「這不是能勝任的,我少年時孤苦貧窮,兄弟也都死亡飄零,請求你開恩放我回去。」主人說:「你可能認為陰間與陽世很不相同,所以才推辭。這裡的榮華富貴吃穿使用,要比你在世間強的多,我很想和你共事,我想你必然會同意,不負我的期望。」袁廓又堅持請求說:「家中兒女尚小,正是幼稚的年齡,我要在這任職,靠誰來養育他們。父子之愛,理應得到憐憫同情。」袁廓痛苦流涕跪在地上磕頭作揖。主人說:「你既然這樣推辭,我也不能逼迫你,我的願望沒有實現,我深感遺憾。」主人從案桌上取出一卷文書,用筆勾點。這時,袁廓要謝恩回去。主人說:「你不想看一看先死去的人嗎?」便派人領袁廓走,一路上寺廟衙署很多,最後到了一個衙署的門前,是一座監獄。把袁廓領進去,在一邊按順序建有很多房屋,並排相接。後又有一屋比較簡陋,袁廓看見了自己的生母羊氏在這裡,面容很髒,衣服很亂,和活著時很不一樣。看見袁廓又驚又喜。門邊還有一人,臉上和身上都有傷痕,她招呼袁廓,袁廓很吃驚問這人是誰?羊氏說:「這是王夫人,你不認識了嗎?」王夫人說:「我在世的時候,不相信報應,雖然沒有別的罪,卻因為鞭打丫環僕人太厲害,才受到這樣的懲罰,死後遭受這樣的痛苦,恐怕暫時不能停止,今天特別給了一點時間的寬限。前些天喚你姐姐來,本想我自己代替你們受刑罰,看來也是不可能的,也只能在這裡痛苦的見見面。」說完便痛哭流涕。王夫人是袁廓父親的正妻,袁廓的妹妹也在旁邊。一會兒,來人又將袁廓帶走,經過了很多街巷,房舍建築很整齊,好像似民房。最後有一個宅院,竹籬笆草房,袁廓看見了父親坐在案桌前。袁廓走進門,父親揮手告訴他說:「你對這裡的情況都明白了,應該急速回去,不能遲誤。」袁廓跪下辭別了父親便回去了,到家中便復活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