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032.【趙齊嵩】古文現代文翻譯

貞元十二年,趙齊嵩選授成都縣尉,收拾行李兼及僕從,負札以行,欲以赴任。然棧道甚險而狹,常以馬鞭拂小樹枝,遂被鞭梢繳樹,猝不可脫,馬又不住,遂墜馬。枝柔葉軟,不能礙挽,直至谷底,而無所損。視上直千餘仞,旁無他路,分死而已。所從僕輩無計,遂聞於官而歸。趙子進退無路,墜之翌日,忽聞雷聲殷殷,乃知天欲雨。須臾,石窟中雲氣相旋而出。俄而隨雲有巨赤斑蛇,粗合拱,鱗甲煥然。擺頭而雙角出,蜿身而四足生。奮迅鬐鬣,搖動首尾。乃知龍也。趙生自念曰:「我住亦死,乘龍出亦死,寧出而死。」攀龍尾而附其身,龍乘雲直上,不知幾千仞,趙盡死而攀之。既而至中天,施體而行。趙生方得跨之,必死於泉矣。南視見雲水一色,南海也。生又歎曰:「今日不葬於山,卒於泉矣。」而龍將到海,飛行漸低。去海一二百步,捨龍而投諸地。海岸素有蘆葦,雖墮而靡有所損。半日,乃行路逢人,問之。曰:「清遠縣也。」然至於縣,且無伴從憑據,人不之信,不得繾綣。迤邐以至長安,月餘日,達捨。家內始作三七齋,僧徒大集。忽見趙生至,皆驚恐奔曰:「魂來歸。」趙生當門而坐,妻孥輩亦恐其有復生。云:「請於日行,看有影否。」趙生怒其家人之詐恐,不肯於日行。疏親曰:「若不肯日中行,必是鬼也。」見趙生言,猶云:「乃鬼語耳。」良久,自敘其事,方大喜。行於危險,乘騎者可以為戒也。(原闕出處,明抄本作「出《博異志》」)
【譯文】
貞元十二年,趙齊嵩被選授為成都縣尉,收拾行李,率領僕從,帶著公文上路,前去赴任。然而棧道非常高險而且狹窄,常常用馬鞭子拂到小樹枝,於是鞭梢絞到樹上,一時解不下來。而馬又不能停下,就掉到馬下。樹的枝葉柔軟輕細,不能把他攔住,他便一直滾到谷底。但是他並沒有受傷。往上一看,石壁直上一千多仞,旁邊也沒有路,按理是非死不可了。跟來的僕從們無計可施,就把這事報了官,然後就回去了。趙齊嵩進退無路。第二天,他忽然聽到雷聲大作,才知道天要下雨。不一會兒,一個石洞中雲氣翻騰湧出,有一條赤斑巨蛇隨著雲氣顯露出來。這蛇有合抱粗。鱗甲煥然有光。它擺頭露出雙角,屈身露出四腳,鬐鬣振奮,頭尾齊搖,這才知道這是龍。趙齊嵩心中想道:「我在這等著也是死,我乘龍出去也是死,我寧肯出去死!」於是他抓住龍尾,趴到龍身上去。龍乘雲直上,不知已飛上幾千仞高。趙齊嵩拚死地抓住不放。然後到了高空,龍蜿蜒而行,趙齊嵩這才能跨上去。一定要死到泉水中去了。向南看水天一色,那是南海。趙齊嵩歎道:「今天不死在山上,死到泉裡了!」然而龍將到海的時候,飛行漸漸降低。離海還有一二百步,他就撒開手從龍身上跳下來。海邊一向有蘆葦,他雖然跳下來卻沒有摔傷。半天才路遇一人,一打聽,這地方是清遠縣。但是到了縣衙之後,他身邊沒有伴從憑據,人家不相信他,不能向人陳述自己的際遇。走許多日子到了長安,一個多月到了家。家裡正給他「燒三七」,僧徒大集。人們忽然發現趙齊嵩來了,都嚇得撒腿就跑,說是他的魂回來了。趙齊嵩迎門坐下,妻兒老小也怕他是死而復生,說:「請你到陽光下走一走,看你有沒有影子。」趙齊嵩很生氣,不肯到陽光裡去走。疏遠的親屬便說:「如果他不肯到陽光下走走,那就一定是鬼!」見到他說話,還說這是鬼在講話。許久,趙齊嵩自己詳盡地述說了死裡逃生的過程,人們這才大喜。騎馬走在危險之中的人,可以引以為戒呀!

卷第四百二十二  龍五
許漢陽 劉禹錫 周邯 資州龍 韋思恭 盧元裕 盧翰 李修 韋宥 尺木 史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