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31.【管涔山隱者】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李德裕嘗云:三遇異人,非卜祝之流,皆遁世者也。初掌記北門,有管涔山隱者,謂德裕曰:「君明年當在人君左右為文翰之職,然須值少主,德裕聞之愕眙,洒然變色。隱者似悔失言,避席求去。德裕問曰:「何為而事少主?」。對曰:「君與少主已有累世因緣,是以言之。」德裕其年秋登朝。至明年正月,穆宗篡緒,召入禁苑。及為(原無為字,據明抄本補)中丞。有閩中隱者叩門請見。德裕下榻與語曰:「時事非久,公不早去,冬必作相,禍將至矣。若亟請居外,代公者受患。公後十年,終當作相,自西而入。」是秋出鎮吳門,經歲入覲,尋又杖鉞南燕。秋暮,有邑子於生引鄴郡道士而至,才升賓階,未及命席,謂德裕曰:「公當授西南節制,孟冬望舒前,符節至矣。」三者皆與言協,不差歲月。自憲闈竟十年居相,由西蜀而入。代德裕執憲者,俄亦竄逐。唯再調南服,未嘗有前知之士,為德裕言之。豈禍患不可前告,神道所秘,莫得預聞乎?(出《窮愁志》)
【譯文】
李德裕曾經說過:他三次遇到異人,這三個異人並非卜卦算命的,都是遁世的隱士。他當初掌管北門時,有個管涔山的隱士對他說:「你明年要在君主身邊擔任文秘職務,但是必須為少主服務。」德裕聽了驚得目瞪口呆,頓時改變了臉色。隱士好像後悔自己剛才失言,離開座位要走。德裕問道:「為什麼必須侍奉少主?」答道:「你與少主已有幾代因緣,所以我這麼說。」德裕在那年秋季被召入朝廷,到第二年正月,穆宗篡奪皇位,召他入皇宮。到他任中丞時,有一位閩中的隱士叩門求見,德裕下床相見,隱士對他說:「眼前的局面不會長久。你如果不盡早離開這裡,冬季必定作宰相,但要有災禍降臨呀!如果趕緊請求去外地任職,代替你的人就會受害。十年之後,你會當上宰相的,而且是從西面進京入宮的。」這一年秋季德裕出京鎮守吳門,過了一年入朝拜見皇上,接著又被派到南燕鎮守。秋末,縣邑里有個於生領著一位鄴郡的道士來見德裕,才走上賓客的位置,沒等到讓座就對德裕說:「你要被任命為西南節制。十月十五日之前,西南邊關的符節就能送到。」以上三個異人說的事情歷來都與他們的預言相吻合,連時間都沒有出入。自從憲宗在宮闈被禁,過了十年德裕官居相位,而且是由西蜀入京入宮的。代替德裕執政的人,很快就被放逐了。只有後來德裕又調出朝廷到了南邊,未曾有先知道的人對他預先說過。莫非屬於災禍患難的事情不可提前告訴本人,這是神靈道家的秘密,不能預先知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