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82.【陳休復】原文全文翻譯

唐李當鎮興元,褒城縣處士陳休復號陳七子,狎於博徒,行止非常。李以其妖誕械之,而市井中又有一休復。無何殞於狴牢,遽都腐敗,所司收而瘞之。爾後宛在褒城,李驚異不敢復問。一旦愛女暴亡,妻追悼成疾,無能療者。幕客白曰:「陳處士真道者,必有少君之術,能祈之乎?」李然之,因敬而延召,陳曰:「此小事爾。」於初夜,帷裳設燈炬,畫作一門,請夫人下簾屏氣。至夜分,亡者自畫門入堂中,行數遭,夫人愊憶,失聲而哭,亡魂倏然滅矣,然後戒勉,令其抑割。李由是敬之。(出《北夢瑣言》)
【譯文】
唐朝,李當鎮守興元時,褒城縣有個處士叫陳休復,人稱陳七子,整日跟賭徒們廝混,行為舉止很不規矩。李當因為他妖裡妖氣荒誕不經給他帶上枷鎖關了起來,大街上卻又出現一個陳休復。關著的這個陳休覆沒有多久就死在監牢裡,很快就腐爛了,看守的人收拾他的屍首埋掉了。以後,陳休復仍然活動在褒城,李當十分驚異,不敢再問這件事。一日,李當的愛女突然死了,妻子也同思念痛悼女兒而傷心過度得了病,沒有人能治。有個幕客跟李當說:「陳處士是個真正得道的人,一定有治療夫人的法術,能去請他嗎?」李當同意去請,便把陳休復恭恭敬敬地請了來,陳說:「此乃小事一件而已。」入夜,在帷幛裡面點上燈,在帷幛上面畫了一個門,讓夫人放下床頭的簾子平心靜氣地躺下。到了半夜,死亡的女兒便從畫的那個門口進入堂屋,在裡面走了幾圈,夫人憂傷鬱結,放聲大哭,亡魂一下子就不見了,然後,好一番勸戒勉勵,讓她不要思念女兒。夫人的病從此就好了。李當因為這件事很敬重陳休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