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126、【功德文章傳後世,史官記載忠與奸】文言文翻譯解釋

[原文]

漫誇富貴顯榮,功德文章,要可傳諸後世;

任教聲名煊赫,人品心術,不能瞞過史官。

[註釋〕

漫誇:胡亂地誇大。煊赫:盛大顯赫。

[譯文]

只知誇耀財富和地位,也該有留於後世的功業或文章。儘管聲名盛大顯赫,而個人的品行和居心是無法欺騙史官的。

[賞析]

一個人的富貴顯榮,僅及於身;而功德文章,卻能澤及後世。僅及於身的事,即使再顯達,也不過是一種小把戲,於他人而言,與草木何異?因此,一個人的價值並不是在於富貴顯榮,而在於生是否益於世,死是否教於後。中山之生,解三千年之桎梏;孔子之教,開後世平民教育之先聲,誠然生命的價值在此而不在彼。

秦始皇之為帝,聲威豈不煊赫?並六國,焚書坑儒,殺人無數,其暴虐豈能逃過史官之筆?聲威不過一時,逾時而消;史筆所載千古,無人能瞞。活時能阻悠悠眾口,死後又豈能擋千夫所指?聲威是外在的,人品心術是內在的,便王莽虛偽過人,亦見真章;即周公死於輔政之時,心不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