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09.【楊希古】文言文全篇翻譯

楊希古,靖泰(明抄本「泰」作「恭」)諸楊也,朋黨連結,率相期以死。權勢熏灼,力不可拔。與同裡崔氏相埒,而敦厚(明抄本、陳校本「敦厚」作「叔季」)過之。希古性迂僻,初應進士舉,以文投丞郎,丞郎獎之。希古乃起而對曰:「斯文也,非希古之作也。」丞郎訝而話之,曰:「此舍弟源嶓為希古作也。」丞郎大異之曰:「今子弟之求名者,太半假手也。苟袖一軸,投知於先達,靡不私自炫耀,以為莫我若也。如子之用意,足以整頓頹波矣。」性酷嗜佛法,常置僧於第,陳列佛像,雜以幡蓋,所謂道場者。每凌旦,輒入其內,以身俯地,俾僧據其上,誦《金剛經》三遍。性又潔淨,內逼如廁,必散衣無所有,然後高屐以往。(出《玉泉子》)
【譯文】
楊希古,是靖泰楊姓之一。楊姓人結成同黨,聚在一起相約生死與共,權柄勢力威焰迫人,力不可除。和同鄉崔氏勢力相當,但比他們誠樸寬厚。楊希古性格遷闊怪僻。當初考進士時,拿一篇文章投給丞郎,丞郎讚賞他。楊希古站起來說:「這篇文章不是我寫的。」丞郎驚訝地議論起來。楊希古說:「這是我弟弟源嶓替我寫的。」丞郎非常吃驚地說:「現在年青人求取功名,多半找人代筆,如果能拿到一篇文章,投到有名望的前輩那裡,沒有不私下炫耀,認為沒有比得上自己的。像你這種做法,足以整頓頹敗的風氣。」楊希古又酷愛佛教,常把和尚請到家裡,供上佛像,插上幢幡華蓋,算作所說的「道場」。每天早晨,就進道場,五體投地,讓和尚騎在上面誦讀三遍《金剛經》。楊希古又愛乾淨,要上廁所,一定一絲不掛,穿上厚底鞋才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