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62.【李秀才】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唐虞部郎中陸紹,元和中,嘗謁表兄於定水寺。因為院僧具蜜餌時果,鄰院僧亦陸所熟也,遂令左右邀之,良久,僧與李秀才偕至。環坐笑語頗劇。院僧顧弟子煮新茗,巡將匝而不及李。陸不平曰:「茶初未及李秀才何也?」僧笑曰:「如此秀才,亦要知茶味,且以余荼飲之。」鄰院僧曰:「秀才乃術士,座主不可輕言。」其僧又言:「不逞之子弟,何所憚!」秀才忽怒曰:「我與上人,素未相識,焉知予不逞徒也?」僧復大言:「望酒旗玩變場者,豈有佳者乎?」李乃白座客:「某不免對貴客作造次矣。」因奉手袖中,據兩膝,叱其僧曰:「粗行阿師,爭敢輒無禮,拄杖何在,可擊之。」僧房門後有筇杖子,忽跳出,連擊其僧。時眾亦為蔽護,杖伺人隙捷中,若有物執持也。李復叱曰:「捉此僧向牆。」僧乃負牆拱手,色青短氣,唯言乞命。李又曰:「阿師可下階。」僧又趨下,自投無數,衄鼻敗顙不已。眾為請之,李徐曰:「緣對衣冠,不能殺此為累。」因揖客而去。僧半日方能言,如中惡狀,竟不之測矣。(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朝虞部郎中陸紹,元和中業,曾去定水寺看望表兄,因為常常給院內僧人帶去甜食與新鮮水果,鄰院的僧人也跟陸紹熟識,他便叫身邊的人邀請他們過來。過了一會兒,鄰院的僧人與李秀才一起來到。大家圍坐一起,歡聲笑語十分熱鬧。主人吩咐弟子煮新茶,茶水斟了快到一圈獨獨沒輪到李秀才,陸紹不平地說:「茶水頭一遍沒輪到李秀才,這是為什麼?」僧人笑著說:「這樣一個秀才,也要品嚐茶的味道!等著把喝剩的茶給他喝吧。」鄰院僧人說:「秀才是一個術士,主人不可輕慢。」那個僧人又說:「不逞之徒,有何可怕的!」秀才忽然憤怒地說:「我與上人素不相識,怎麼知道我是不逞之徒?」僧人仍出狂言道:「奔酒而玩反覆的人,哪裡會有好東西?」秀才便對同座客人說:「我不免要對貴賓失禮了。」說完,袖起兩手。放在膝上,呵斥那個僧人道:「好個粗野的師傅,竟敢如此無禮。枴杖在哪裡?你給我狠狠地揍他!」僧房門後有根竹棍子,忽然跳出來,連連打那個僧人。這時,大家都上去掩護他,竹杖便尋找人縫過去打他,好像有什麼東西操縱一樣。李秀才又喝斥道:「捉住此僧推到牆那邊!」僧人便背著牆拱起手,臉色青黑,呼吸短促,頻頻乞求饒命。李又說道:「那個師傅可以下階去。」僧人便跌跌撞撞下階,自己上上下下跌了無數遍,鼻臉破傷出血不止。眾人為他求情。李秀才慢慢說道:「看在各位面上,我不殺他,以免連累大家。」說完,向客人施禮,然後揚長而去。那位僧人半天才說出話來,好像中了邪一樣,不知後來結局怎麼樣。

王山人 唐太尉衛公李德裕為并州從事,到任未旬月,有王山人詣門請謁。與之及席,乃曰:「某善按冥數。」初未之奇。因請虛正寢,備几案紙筆香水而已,令重簾靜伺之。生與之偕坐於西廡下。頃之,王生曰:「可驗之矣。」紙上書八字甚大,且有楷注,曰:「位極人臣,壽六十四。」生遽請歸,竟亦不知所去。及會昌朝,三策至一品,薨於海南,果符王生所按之年。(出《松窗錄》)
【譯文】
唐代太尉李德裕任并州從事時,任職不到十個月,有個王山人登門求見。跟他一起落座後,王便說:「我能預見未來的事。」李開始並不以為奇。王便請他假做睡好了,準備下桌案紙筆香水之類,叫人放下簾子靜靜地等候。王與他一起坐在正房對面西側的小房子裡。不一會兒,王說:「可以驗證一下了。」只見紙上寫著八個大字,而且有正規的註釋,八個字是:「位極人臣,壽六十四。」王山人立即要求回去,不知到底上哪裡去了。到了會昌年間,李公三次受封,官至一品,最後死於海南,果然符合王所算的歲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