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62.【陸康成】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陸康成嘗任京兆府法曹掾,不避強禦。公退,忽見亡故吏抱案數百紙請押,問曰:「公已去世,何得來?」曰:「此幽府文簿。」康成視之,但有人姓名,略無他事。吏曰:「皆來年兵刃死者。」問曰:「得無我乎,有則檢示。」吏曰:「有。」因大駭曰:「君既舊吏,得無情耶!」曰:「故我來啟明公耳,唯金剛經可托。」即允之,乃遂讀金剛經,日數十遍。明年,朱衎果反,署為御史,康成叱泚曰:「賊臣敢干國士!」泚震怒,命數百騎環而射之。康成默念金剛經,矢無傷者。泚曰:「儒以忠信為甲冑,信矣。」乃捨去。康成遂入隱於終南山,竟不復仕。(出《報應記》)
【譯文】
唐朝陸康成曾任京兆府的法曹椽,就是達官顯貴犯了法他也秉公處置。有一天,陸公回家,忽然看見已死亡的下屬拿著幾百張案卷請他簽押。問道:「你已經去世了,為什麼能到這裡來?」說:「這是陰曹的文簿。」康成一看,只見有人的姓名,沒有記載其他的事。官吏說:「都是在來年死於兵災的。」陸公問:「難道有我嗎?有就拿出來給我看。」官吏說:「有。」於是陸公大驚說:「你既然過去是我的老部下,難道不顧私情嗎?」回答說:「所以我來稟告你了,只有金剛經可以依托。」就答應了他。於是陸公就讀金剛經,每天讀幾十遍。第二年,朱泚果然謀反,命陸公做御史,康成叱責朱泚說:「賊臣竟敢污辱國士?!」朱泚震怒,命幾百騎兵圍了陸公,用箭射他。康成就默念金剛經,結果,箭都沒有傷著他。朱泚說:「儒者以忠信做為自己的甲冑,確實呀。」於是放他走了,康成於是隱居於南山,竟然不再出來做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