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46.【崔希真】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大歷初,鍾陵客崔希真,家於郡西。善鼓琴,工繪事,好修養之術。二年十月初朔夜大雪,希真晨出門,見一老人,衣蓑戴笠,避雪門下。崔異之,請入。既去蓑笠,見神色毛骨,非常人也,益敬之。問曰:「家有大麥面,聊以充飯,叟能是乎?」老父曰:「大麥受四時氣,谷之善者也。能沃以豉汁,則彌佳。」崔因命家人具之。間又獻松花酒。老父曰:「花澀無味。某野人也,能令其醇美。」乃於懷中取一丸藥,色黃而堅。老人以石碎之,置於酒中,則頓甘美矣掛素上,如有所塗,瞬息而罷。崔少頃具饌獻,受而不辭。崔後入內,出已去矣。遂踐雪尋跡,數里至江,入蘆洲中,見一大船,船中數人,狀貌皆奇,而樵客在側。甚人顧笑曰:「葛三乃見逼於伊人。」回謂崔曰:「尊道嚴師之禮,不必然也。」崔拜而謝之。歸視幄中,得圖焉。有三人二樹一白鹿一藥笈,其二人蓋方外之狀,手執玄芝採藥者;一仙;樹似柏皆斷;笈為風雨所敗。枯槁之狀,根相連屬,皆非常意所及。後將圖並丸藥,詣茅山,問李涵光天師。天師曰:「此真人葛洪第三子所畫也。」李君又曰:「寫神人形狀於朽木之下,意若得道者壽過松柏也。其藥乃千歲松膠也。」(出《原化記》)
【譯文】
唐代宗大歷初年,鍾陵郡西住著一位叫崔希真的人。他善於彈琴,精於繪畫,又喜歡修養道術。大歷二年十月初一夜裡下大雪。崔希真早晨出門,看見一位老人,穿著蓑衣,戴著斗笠,在門下避雪。崔希真感到奇怪,就請他進來。老人脫去蓑衣,摘下竹笠之後,看他的精神長相,不是個平常人。崔希真對老人更敬重了。他問老人說:「我家裡有大麥面,**它當飯吃,你老人家能吃這種東西嗎?」老頭說:「大麥受四時之氣,是穀物之中較好的,能澆上一點豉汁,就更好。」崔希真就讓家人備飯。備飯其間又獻上松花酒。老頭說:「這種花酒澀而無味。我是個野人,能讓它變得醇美。」於是老人從懷裡取去一丸黃色的挺堅硬的藥來。用石頭把它搗碎,放到酒裡,酒就立時變得甜美了。老人又把幾丸送給崔希真。崔希真打聽這是什麼藥,老人笑而不答。崔希真進到屋裡,從窗子偷偷地看,見老頭在幃幄前掛的白絹上塗抹什麼,很快就結束了。崔希真不一會兒獻上飯食,老人沒有推辭就吃起來。崔希真後來又進到屋裡,再出來的時候老人已經走了。於是崔希真踏著雪尋找老人的蹤跡。走了幾里,來到江邊,走進長滿蘆葦的江渚中,看見一條大船,船上有幾個人,相貌都很奇特。那個打柴的就站在一邊。那人回頭笑著說:「葛三是被這個人逼住了!」又回身對崔希真說:「就是尊道嚴師的禮節,也不必這樣!」崔希真下拜致謝。他回去到幃幄中一看,得到一張圖。圖上有三個人、兩棵樹、一隻白鹿一個藥箱。其中兩個人是世外異人的樣子,手拿玄芝的採藥人。一位是仙人。畫上的樹象柏樹,枝幹全都折斷。藥箱被風雨吹打得樣子很枯槁。樹根連在一起。畫上的一切都不是平常可能想到的。後來他拿著圖和丸藥到茅山,向李涵光天師請教。天師說:「這是仙人葛洪的三兒子畫的。」李天師又說:「在朽木下畫神仙的形象,意思是,得道成仙的人,壽比松柏還長。那藥就是千年松的松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