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45.【劉晏】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宰相劉晏,少好道術,精懇不倦,而無所遇。常聞異人多在市肆間,以其喧雜,可混跡也。後游長安,遂至一藥鋪,偶問云:常有三四老人,紗帽柱杖來取酒,飲訖即去,或兼覓藥看,亦不多買,其亦非凡俗者。劉公曰:「早晚當?」曰:「明日合來。」劉公平旦往,少頃果有道流三人到,引滿飲酒,談謔極歡,旁若無人。良久曰:「世間還有得似我輩否?」一人曰:「王十八。」遂去。自後每憶之,不可尋求。及作刺史,往南中,過衡山縣,時春初,風景和暖,吃冷淘一盤,香菜茵陳之類,甚為芳潔。劉公異之,告郵史曰:「側近莫有衣冠居否?此菜何所得?」答曰:「縣有官園子王十八能種,所以館中常有此蔬菜。」劉公忽驚記所遇道者之說,乃曰:「園近遠,行去得否?曰:「即館後。」遂往。見王十八,衣犢鼻灌畦,狀貌山野,望劉公趨拜戰慄。漸與同坐,問其鄉里家屬。曰:「蓬飄不省,亦無親族。」劉公異疑之,命坐,索酒與飲。固不肯。卻歸,晏乃詣縣,自請同往南中。縣令都不喻,當時發遣。王十八亦不甚拒,破衣草履,登舟而行。劉公漸與之熟,令妻子見拜之,同坐茶飯。形容衣服,日益穢弊。家人並竊惡之。夫人曰:「豈茲有異,何為如此?」劉公不懈。去所詣數百里,患痢,朝夕困極,舟船隘窄,不離劉公之所。左右掩鼻罷食,不勝其苦。劉公都無厭怠之色,但憂慘而已。勸就湯粥,數日遂斃。劉公嗟歎涕泣,送終之禮,無不精備,乃葬於路隅。後一年,官替歸朝。至衡山縣,令郊迎,既坐曰:「使君所將園子,去尋卻回,乃應是不堪驅使。」劉公驚問何時歸。曰:「後月餘日即歸。云:『奉處分放回。』」劉公大駭,當時步至園中,茅屋雖存,都無所睹。鄰人曰:「王十八昨暮去矣。」怨恨加甚,向屋再拜,泣涕而返。審其到縣之日,乃途中疾卒之辰也。遣人往發其墓,空存衣服而已。數月至京城,官居朝列,偶得重疾,將至屬纊。家人妻子,圍視號叫。俄聞叩門甚急,閽者走呼曰:「有人稱王十八,令報。」一家皆歡躍迎拜。王十八微笑而入其臥所。疾已不知人久矣。乃盡令去障蔽等及湯藥,自於腰間取一葫蘆開之,瀉出藥三丸,如小豆大,用葦筒引水半甌,灌而搖之。少頃腹中如雷鳴,逡巡開眼,蹶然而起,都不似先有疾狀。夫人曰:「王十八在此。」晏乃涕泗交下,牽衣再拜,若不勝情。妻女及僕使並泣。王十八淒然曰:「奉酬舊情,故來相救。此藥一九,可延十歲。至期某卻來自取。」啜茶一碗而去。劉公固請少淹留。不可。又欲與之金帛。復大笑。後劉公拜相,兼領鹽鐵,坐事貶忠州。三十年矣。一旦有疾。王十八復來曰:「要見相公。」劉公感歎頗極,延入閣中,又懇求。王十八曰:「所疾即愈,且還其藥。」遂以鹽一兩,投水令飲。飲訖大吐,吐中有藥三丸,顏色與三十年前服者無異。王十八索香湯洗之。劉公堂侄,侍疾在側,遂攫其二丸吞之。王十八熟視笑曰:「汝有道氣,我固知為汝掠也。」趨出而去,不復言別。劉公尋痊復。數月有詔至,乃卒。(出《逸史》)
【譯文】
唐朝宰相劉晏,年輕的時候喜歡道術,精心鑽研,堅持不懈,但是沒遇上仙人。他曾經聽說仙人大多在市場店舖之間,因為這種地方喧嘩嘈雜,可以把行蹤混雜在常人之中。所來他來到長安,就走進一家藥鋪,偶然問起仙人的事。藥鋪主人說:「曾經有三四位老人,戴著紗帽,拄著枴杖,來買酒,喝完就走。有時候他們也要藥看看,也不多買。看樣子他們不是凡俗之人。」劉晏說:「他們什麼時候還能來?」回答說:「明天應該來。」第二天,劉晏天亮的時候就來到藥鋪,不多時果然有三個道士模樣的人來到藥鋪,把酒打滿就開始喝,又說又笑,極其歡欣,旁若無人。好久才有人說:「世上還有像我們這樣悠閒自得的人嗎?」另一個人說:「還有王十八。」喝完他們就走了。從此之後,劉晏常常想起這件事,卻不能找到那些人。等到他做了刺史,至南方去上任,路過衡山縣,當時正是春初,風景和暖,便吃了一碗冷面。冷面裡的香菜、茵陳蒿等,味道很香而且乾淨。劉晏感到奇怪,就對郵史說:「附近莫非有士紳居住嗎?這菜是從哪兒弄來的?」回答說:「縣裡的菜園子裡有一個叫王十八的人善於種菜,所以旅館裡常常有這樣的菜。」劉晏忽然驚喜地想起所遇到的道士們所講過的話,就說:「菜園離這兒多遠?走著去可以嗎?」郵史說:「就在旅館後邊。」於是就前往,看到了王十八。王十八圍著圍裙正在澆菜,山野人的模樣。他見了劉晏小步走上來參拜,身上打著哆嗦。劉晏漸漸與他坐到一起。劉晏問他是什麼地方人,家裡有什麼人,他說他飄遊不定,也沒有親族。劉晏奇怪而懷疑,讓他坐下,要酒和他一起喝。他堅決不喝,退回去了。於是劉晏就到縣裡去,親自請求讓王十八和自己一起到南方去。縣令一點也不理解,當時就打發王十八上路。王十八也不怎麼拒絕,穿著破衣草鞋,上船就走。劉晏漸漸和王十八熟了,就讓妻子兒女拜見他,和他坐到一起喝茶用飯。王十八的臉和衣服,一天比一天髒,家裡人都暗暗地討厭他。夫人說:「這個人哪有神異之處?我們何必要如此!」劉晏堅持不懈。離要去的地方還有幾百里,王十八得了痢疾,一天到晚極為困乏。船上的地方擁擠狹窄,他又不肯離開劉晏的身邊,左右的人都捂著鼻子吃不下飯去,不堪忍受。劉晏卻絲毫沒有厭倦的表現,只是憂愁悲痛而已。他親自勸王十八服藥吃粥。幾天之後,王十八就死了。劉晏又是歎息又是哭泣,為王十八送終的禮儀,沒有不完備的地方。就把他葬在路邊。一年後,劉晏因為官職更替回朝,又回到衡山縣,縣令在郊外迎接他。塵好之後縣令說:「使君帶走的那個種菜的,去了不久又回來了,是他不聽使喚吧?」劉晏吃驚地問什麼時候回來的,縣令說:「走後一個多月就回來了,他說是你吩咐放回來的。」劉晏非常驚駭,當時就走到菜園裡來。茅屋雖然還在,卻沒有見到王十八。鄰人說,王十八昨天晚上走了。劉晏更加怨恨,對著茅屋連連下拜,哭著返回來。細推算王十八到縣的日期,正是王十八在途中病死的時候。劉晏派人去打開王十八的墳墓,空留有衣服罷了。劉晏幾個月以後回到京城,在朝中做官,偶然得了重病,快要斷氣了,全家人圍著哭叫。忽然聽到急促的敲門聲,看門的跑進來喊道:「有一個人自稱是王十八,讓我進來通報!」全家人都高興地跳起來迎接拜見王十八。王十八微笑著來到劉晏躺著的地方。劉晏已經病得好長時間不認人了。王十八就讓所有的蓋的擋的東西和湯藥全都拿走,自己從腰間取出一個葫蘆來打開,倒出來三丸小豆大小的藥來,用葦筒將半盆水和藥引灌進劉晏的口中,並搖動他的身體。過一會兒劉晏肚子裡有如雷鳴。再過一會兒他便睜開眼,急忙坐起來,完全不像原先有病的樣子。夫人說:「王十八在這裡!」劉晏便涕淚交流,扯起衣服再拜,不勝感激的樣子。妻子兒女及僕人也都哭了。王十八淒慘地說:「為了報答舊情,所以來救你。這藥一丸可延壽十年,到時候我來自己拿。」王十八喝了一碗茶就要走,劉晏堅決請他再留一會兒,他不答應。又想要給他金帛,他又大笑,還是走了。後來劉晏做了宰相,兼管鹽鐵事務,受一件事情牽連被貶到忠州。三十年了,忽然一天又得了病。王十八又來說要見相公,劉晏非常感動。他把王十八迎進屋,又懇求。王十八說:「你的病馬上就好,暫且把那藥還回來。」於是他把一兩鹽扔到水裡讓劉晏喝。劉晏喝完了就大吐,吐出來三丸藥,藥的顏色和三十年前吃的時候沒什麼兩樣。王十八要來香湯把三丸藥洗了。劉晏的一個堂侄,此時正站在劉晏身邊,他就抓了兩丸吞下肚去。王十八仔細看了看他笑著說:「你有道氣,我本來知道能被你搶去。」王十八快步走出去,並沒有告別。劉晏不久就康復了。幾個月以後,皇帝下詔書又要起用劉晏,劉晏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