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37.【魏方進弟】文言文全篇翻譯

唐御史大夫魏方進,有弟年十五余,不能言,涕沫滿身。兄弟親戚皆目為癡人,無為恤養者。唯一姊憫憐之,給與衣食,令僕者與洗沐,略無倦色。一旦於門外曝日搔癢。其鄰里見朱衣使者,領數十騎至。問曰:「仙師何在。」遂走到見搔癢者,鞠躬趨前,俯伏稱謝。良久,忽高聲叱曰:「來何遲!勾當事了未?」曰:「有次第。」又曰:「何不速了卻?且去!」神彩洞徹,聲韻朗暢,都無癡疾之狀。朱衣輩既去,依前涕下至口,搔癢不已。其夜遂卒。魏公等雖驚其事,而不異其人,遂隨事瘞埋。唯姊悲慟有加,潛具葬禮。至小殮之日,乃以一黃繡披襖子,平日所惜者,密置棺中。後魏公從駕至馬嵬,其姊亦隨去,禁兵亂,誅楊國忠,魏公親也,與其族悉預禍焉。時其姊偶出在店外,聞難走,遺其男女三人,皆五六歲,已分為俎醢矣,及明早軍發,試往店內尋之,殭屍相接,東北稍深一床上,若有衣服,就視之,兒女三人,悉在其中,所覆乃是葬癡弟黃繡襖子也。悲感慟哭。母子相與入山,俱免於難。(出《逸史》)
【譯文】
唐朝御史大夫魏方進,有一個十五歲多一點的弟弟,不會說話,鼻涕唾沫滿身,兄弟親戚把他視為傻子,沒有撫養他的,只有他的一個姐姐可憐他,供他吃穿,讓僕人給他洗衣服洗頭洗腳什麼的,一點沒有厭倦的表現。一天早晨,他在門外曬日頭搔癢癢,他的鄰居看見一個紅衣使者,領著好幾十騎馬的到來,問道:「仙師在哪?」於是紅衣使者走到他面前鞠躬,俯下身去稱謝。許久,他忽然高聲叱道:「為什麼來晚了?事情辦完了嗎?」紅衣使者說:「還有一些未完。」他又說:「為什麼不趕快了卻?去吧!」他神彩奕奕,通達事理,聲音爽朗通暢,完全沒有癡病的症狀。紅衣使者們走後,他又像先前那樣,鼻涕流到口邊,不停地搔癢了。那天夜裡他就死了。魏方進等人雖然對這件事感到吃驚,卻不認為這個人是個異人,於是就草草裝殮。只有那位姐姐非常悲痛,偷偷地舉行了葬禮,到了入殮的時候,就把平常愛惜的一件黃色繡花披襖子偷偷地放到棺材裡。後來魏方進隨從皇帝來到馬嵬坡,他姐姐也一塊前去。禁兵叛亂,殺了楊國忠。楊國忠是魏方進的親戚。魏方進和他的家族全都遭到大禍。當時他的姐姐偶然走出店來,聽說發生了災難就逃跑了,丟下了三個兒女,都五六歲,估計是已被砍成肉醬了。等到第二天早晨軍隊出發了,她到店裡去尋找,見死屍滿地,東北角稍遠的一張床上,好像有衣服,走近一看,她的那三個兒女全在床上,蓋的竟是葬癡弟時裝進去的黃色繡花披襖子。她感動得放聲慟哭。於是母子四人一塊逃入深山,全部免除了災難。